重新連結,走出憂鬱
史靜芬
實習心理師
2020/01/22
165
憂鬱症在告訴我們,是我們的生活方式出了問題,我們不能壓制或治標而已,而是必須要傾聽、尊重,只有我們傾聽痛苦、尊重症狀,才能找到問題的本源。

言談間流露憂鬱與焦慮的惠惠,是一個「憂鬱症」確診的知名大學的大三學生,這半年來,心情十分低落,沒有食慾,除了對口味極辛辣的食物稍有感覺外,對一般食物皆食不知味,每天靠意志力勉強進食,體重在不到半年時間已下降近7-8公斤,近日常想求死,求助時連呼吸都帶著急促與焦慮,對週遭事物及現象感到無奈、抗拒與叛逆,言談間缺乏耐心,似欲想逃離現有一切。

惠惠來自一個父母嚴重不和的家庭,父母各自發展自己的感情世界,令她感到厭惡,已電話封鎖父親一年多,也極少與母親聯絡,今年剛上大學的弟弟是她唯一常聯絡的家人。因為自小父母對課業成績的重視,使她產生優越情結,形成「要當永遠的勝利者」的個人信念,也因父母失和,家庭氣氛不佳,使她認為「只有成績好才能使父母開心」,於是排拒一切阻止她獲取好成績的障礙,包括: 拒絕社交活動、排除人際互動、放棄個人愛好…等,使自己能專注學業,努力維持好成績。事實上,惠惠以文學院轉系至工學院熱門科系,其成績PR排名一直保持在90%,實屬難能可貴,但她仍有強烈的不安全感,警惕自己要更努力,苛責自己不遺餘力。 由於家中的經濟一直不富裕,父母期盼(也是自我期許)未來一定要賺很多錢,所以物質主義是她衡量事物的價值標準,轉系至工學院熱門科系也是她達成賺錢目標的主要途徑之一。

依照約翰.海利(John Hari)在《照亮憂鬱黑洞的一束光》中所言,「脫節」(Lost Connections)是造成憂鬱和焦慮的主要成因,其中包含: 與有意義的工作脫節、與他人脫節、與有意義的價值觀脫節、與童年創傷脫節、與大自然脫節、與充滿希望和安全感的未來脫節…等。 使憂鬱和焦慮惡化的主因,除了有待進一步証實的「起因於大腦失常」的原因外,絕大部份都與外在世界及生活方式有關。 所以「重新連結」 (reconnection)可能是另類的抗憂鬱劑。

依照惠惠的生活方式,她可能與家庭、自己、他人、大自然、有意義的價值觀、和充滿希望和意義感的未來脫節。 惠惠因為父母失和,不認同他們的感情處理方式,而與父母中斷聯繫,造成與家庭的脫節。因為內化父母的教育方式,維持出類拔萃的成績是她的首要目標,因此她犧牲了自己愛好的活動,也切斷與他人的連繫,造成了與自己和他人的脫節。因為物質主義的價值觀,使她崇尚追求外在與物質的需求和慾望,而忽視精神層面的生活方式,使她和有意義的價值觀脫節,當然也和充滿希望和意義感的未來脫節,因為充滿希望和意義感的未來包含自我實現、自性轉機、找尋被遺忘的熱情、投身公益、去做感到充實的事…。

憂鬱症在告訴我們,是我們的生活方式出了問題,我們不能壓制或治標而已,而是必須要傾聽、尊重,只有我們傾聽痛苦、尊重症狀,才能找到問題的本源。

「本案例以作者真實個案為基礎,已經當事人同意分享,但在背景資料和細節上做了改編,以保護個案隱私。 如果讀者發現案例與個人經驗有很大的相似性,其實是因為人類問題的產生和解藥都十分類似所致。」

家庭與婚姻
青少年
童年影響
親子
憂鬱
瀏覽相關課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