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年的抑鬱,可能是改變的轉機!
史靜芬
實習心理師
2020/01/22
133
在你擁有豐富人生經驗,事業小有成就時,依然覺得心理不滿足,常感到失落和沮喪?這時你有可能發現,你正在面臨「中年危機」。中年是一段心理轉化密集的階段,在面對事業、健康、心理、婚姻等各種關卡,有些人崩潰了、消沉了,也有些人「想明白了」。在這個階段,靜下心來仔細聆聽內心的聲音,也許會看見人生階段的新意義與

成功卻失落的艾蜜莉

艾蜜莉是外商公司少有的女性高階主管,在佈滿血腥的外商叢林中,女性想要被看見與看重,必須一路過關斬將,勇往直前。 「我沒有一刻是休息的。我想請假,但是,於是,有病就自己吞藥,發燒就去打針,家裡小孩生病就拜託老公幫忙...,寂寞的家人,常常在等待忙碌的媽媽回家。」艾蜜莉描述她長年為工作的付出。

然而年屆中年的她卻不能享受這樣的付出換來的成功與富足,無意義感帶來的憂鬱不時縈繞心頭。「沮喪與失落讓我恐懼夜晚的寂靜,也害怕清晨的陽光,每晚用無眠迎接明天」艾蜜莉沒想到打拼過後的中年生活竟是一場災難。 「人生是由一連串的驚奇所組成,成功可能伴隨著無常,收獲可能意味著另一種失去,當讚誦人生美好的同時,意外可能悄悄降臨。」 經歷父母的生老病死與自己的老化失落,她感受人生的無常與無奈,於是認為這二十多年來,她只是外求事業成長、財富增加,心是浮躁不安的,她未曾沈潛向內,探求深層的自我與人生的意義。 「回顧我的人生上半場,總是為他人而存在,被他人所需要。在人生下半場,我想要做自己,依心而行,無憾今生。」艾蜜莉這樣期待著。

 

認識中年危機

中年危機是指一個人在面對事業、婚姻或家庭時,已擁有的令他厭倦,想像中的仍在漂泊,想追逐已力不從心,想放下又心有未甘,是人心處於一種疲憊、沮喪、消沉的狀態。

中年危機不僅是一種特定的年齡現象,它還是一個心理學名詞,指的是人遭遇事業、健康、心理、婚姻等各種關卡和危機。而之所以凸顯出「中年」,是說明這種心態的焦慮、尷尬和過渡性,那種青春不復返,逝者不可追,既有的一切令人煩膩,但遲暮與衰老的恐懼又揮之不去,於是便深陷在得與失、愛與死、青春與衰老、責任與慾望、現實與想像之間糾纏與撕扯……。

 

中年的心理動力與意義

根據瑞士心理學家榮格的說法,中年轉化是一趟追尋完整性的鍊金之旅,在自我意識與無意識之間建立橋樑,剝落人格面具,轉向自性的探索,是一個人個體化的重要關鍵。

奧地利心理學家阿德勒則說,社會情懷是一種人類的宇宙感與共融感,是一種歸屬和生命和諧的態度,以及追求理想社群的努力,是「持續有效價值感」的來源。

一個人若能洞察他在「中年」這個階段的心理動力與意義,就能將危機化為改變和成長的轉機。

 

找出內心糾結矛盾的原因

蘇黎世大學研究員Alexandra FreundJohannes對中年危機,有個顯而易見卻又精準無比的定義:當一個人越來越頻繁地使用「年輕人」來指代一個群體時,他就開始擁抱中年危機了。

知名大陸音樂製作人高曉松,曾談過他對「四十不惑」的理解:「沒到40歲的時候,以為『四十不惑』的意思是到了40歲就想明白了,之前不懂的就能懂了。等到了40歲後,發現『不惑』的意思是你不明白的事都不想明白了。」

當你陷入中年危機,不妨仔細聆聽內心的聲音,找到那個令您平靜清澈的寧靜海,看見這個人生階段的新意義與方向。

 

打造心靈豐碩的餘生

人生到了後半段,它將往深層的面向發展,超越了家庭和文化層面,而面向人類和宇宙蒼穹。如果生命的前半段是為發展健康的自我,那麼後半段的目標將是在自我的界線之外。在中年階段紮恨深厚的人,將擁的有心靈豐碩的餘生。
 

「本案例以作者真實個案為基礎,已經當事人同意分享,但在背景資料和細節上做了改編,以保護個案隱私。 如果讀者發現案例與個人經驗有很大的相似性,其實是因為人類問題的產生和解藥都十分類似所致。」

哀傷與失落
中年危機
瀏覽相關課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