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過悲傷,愛會永恆
史靜芬
實習心理師
2020/01/22
89
悲傷過後,愛會發酵為永恆。「意義重建」是喪親者所要面對的中心歷程。當非預期事件發生,當事者需要重新定義自己,並學習如何與一個沒有逝者的世界接軌。悲傷是一種情感煉金術的展現。失去我們最親近的人會改變我們的人生,但我們依然是我們。悲傷沒有時間表,也沒有失效日,但可確定的是,我們不會永遠這麼難過。

溫蒂的父親是銀行高階主管,自她小時起至他過世,一直存在著外遇關係,只是外遇對象始終如一。 母親為了弟弟和她,一直隱忍不離婚,看著母親的委曲,她自小時候起一直很恨父親,也因父親的行為而感到自卑。父親癌末,母親釋然並全心照顧,也希望溫蒂可以放下仇恨,與父親和解,讓父親不帶著遺憾離開。 然而,她最終都未能說出一句原諒父親的話,更從來不曾對父親表達過心中的愛,當父親在生命的倒數中,見到她去看他,即使那時父親已不能言語,仍用手勢表示她是他心中的寶貝,然而,倔將的她仍然不為所動,僅管母親的強力勸說,她仍未能對父親說出原諒與愛的隻字片語。在她的認知中,父親即使對母親不忠,對她和哥哥的愛卻豐沛,對家庭的財力支持不虞匱乏,要說她對父親全然沒有一絲愛與感恩,也不盡然…。 在她沒有陪侍在側的之時,父親悄然過世,在最後時光裡,她未如母親所願地讓父親聽到她的愛與原諒,父親仍然帶著遺憾而去。

 

死亡總是來得令人措手不及。溫蒂表示父親的病逝,過程快得令她猝不及防,父親入院後僅一個月即永別,她沒有機會和父親聊天,更來不急向父親道謝、道愛、道歉與道別,父親即陷入無語、昏迷,直到過世。時過四年至今,她仍充滿自責與內疚…。 因長期對父親愛恨交加,使溫蒂在經歷父親癌末臨終時,未能依「死者為大」的傳統,以謙恭的心給予父親應有的「尊敬」,使她自覺不孝與不義,雖然,「死者為大」的訓誡裡暗隱著強權與霸權-對死去的人,不能也不該說三道四,應將死者的負面與死者一起掩埋掉…。 


我們會不斷經歷,卻永遠無法適應。因未能與父親好好道別,使她無法走過悲傷過程,也沒有完成哀悼任務,故無法適應一個沒有逝者的世界,也不能在新生活中找到一個和逝者永恆的連接。已經四年了,溫蒂過長的悲傷反應呈現出「慢性化的悲傷」的現象,「慢性化」的背後大多有分離衝突,以致哀掉任務無法完成,呈現出延宕的悲傷。溫蒂可能在父親過世之初有過情緒反應,但因不認同父親長年外遇而心生仇恨,使她在父親過世初期,可能失落強度不足,但經過數年沉澱,時間與心境已能容許她再去探索早年之失落,期望自己能逐步調節內心之哀慟。


悲傷過後,愛會發酵為永恆。「意義重建」是喪親者所要面對的中心歷程。當非預期事件發生,當事者需要重新定義自己,並學習如何與一個沒有逝者的世界接軌,雖然無法回到失落前的功能,但當事人可以學習如何發展出一個沒有逝者卻仍有意義的生活。悲傷是一種情感煉金術的展現。失去我們最親近的人會改變我們的人生,但我們依然是我們。悲傷沒有時間表,也沒有失效日,但可確定的是,我們不會永遠這麼難過。

 

「本案例以作者真實個案為基礎,已經當事人同意分享,但在背景資料和細節上做了改編,以保護個案隱私。 如果讀者發現案例與個人經驗有很大的相似性,其實是因為人類問題的產生和解藥都十分類似所致。」

外遇
哀傷與失落
青少年
童年影響
親子
瀏覽相關課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