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力與和平的矛盾」—如何和孩子談戰爭與恐怖主義(上)
曾文志
博士/諮商心理師
2020/02/03
24
生活在一個支持的家庭環境,孩子比較能夠去承受社會的風險與挑戰。孩子與家庭之間如果能夠建立依附的安全感,將可以緩衝戰爭與恐怖主義所帶來的壓力。

自從2001年美國發生911事件以來,世界各地恐怖攻擊事件繼之四起,包括印尼、西班牙、日本、英國、法國……等許多國家的無辜人民都曾遭受傷害或挾持。美軍虐囚事件被揭發、阿拉伯煉油廠受到攻擊,這些事件再度使人們陷入衝突、緊張、憤怒及恐懼的情緒。戰爭與恐怖主義已經變成許多家庭不得不面對的關鍵話題。

過去心理學研究對於孩子受到戰爭與恐怖主義的影響並沒有太多的關注。然而,美國在911事件之後,由於許多家庭生活於戰爭與恐怖主義的陰影之下,心理學者紛紛進行臨床與心理研究,同時提倡與教導父母如何幫助孩子因應戰爭與恐怖主義的衝擊。

台灣目前雖然沒有參與戰爭或發生恐怖攻擊事件,但基於國際關係的連動性,以及新聞媒體的播報,台灣人民不僅無法置身事外,同時必須提防成為恐怖份子攻擊的目標。此外,在政黨政治的操作下,台灣社會處於衝突對立的局面,加上兩岸對峙的緊張關係。在這樣的時代背景與特殊處境下,身為父母應該培養一些基本的素養,具有能力回答孩子提出有關戰爭與恐怖主義的問題。

父母所面臨的難題

當新聞媒體對戰爭與恐怖攻擊提供詳盡的報導與傳真的畫面時,我們必須正視幾個問題,思考父母究竟應該避免和孩子談論這種殘酷的事實,還是應該幫助孩子探索這個主題,或者與孩子分享個人的信念?如果孩子受到戰爭與恐怖主義的困擾或感到混淆,父母應該提供哪些資訊來幫助孩子解決他們的困擾或混淆呢?而當父母對孩子解釋國家為何擁有軍隊,並且說明戰爭與恐怖主義為何發生的同時,我們成人又應該如何對孩子倡導以非暴力的行為來化解衝突呢?回答這些問題的根本,父母必須先檢視自己對戰爭與恐怖主義的認知與態度,並且瞭解戰爭與恐怖主義對孩子的影響。

戰爭的威脅

戰爭是人類面臨衝突行使武力解決問題的一種行為。古今中外歷史上發生於種族、部落、城邦、王國、民族及教派等各種群體之間的戰爭,不勝枚舉。近年來,由於殖民帝國的粉碎與民族主義的抬頭,人類為了確立自己的界域時而與鄰界者爆發衝突。因此,全面性的世界大戰雖已不復見,局部性的武裝衝突卻經常發生。

根據聯合國兒童基金會(United Nations Children’s Fund, UNICEF, 2000)的研究報告指出,今日的戰爭型態已改變過去集中戰場進行的規則,大多數的武裝衝突都發生在國家邊境;因此,將近百分之九十的戰爭受害者是平民百姓,小孩與婦女經常是叛亂份子與劫掠者攻擊與屠殺的目標。過去二十年來,全球有二百萬個小孩在武裝衝突中被殺害,因武裝衝突傷殘的孩子則高達六百萬名。有數十萬的小孩被迫加入軍隊成為士兵、奴隸或童工,因戰爭死於飢餓與疾病的孩子更是不計其數,而存活下來者,也有不少因處於衝突暴力而在小小心靈烙下深刻的傷痕。

孩子處於與戰爭相關的壓力源之中,究竟會有哪些心理反應是近年來心理學家相當關切的議題。綜合過去的研究發現,處於與戰爭相關壓力源的孩子呈現創傷後壓力症候群的盛行率大約介於10%至90%之間。這意味著戰爭雖然帶來許多危險與壓力,但有一部分的孩子卻能夠習慣於中低程度戰爭的危險狀態,並且適應得很好。研究顯示,住在以色列基布茲(kibbutz)合作農場的孩子因為有較高程度的團體認同、社會凝聚,以及共享價值與目的,因此跟以色列莫沙夫(moshav)農場比較起來,基布茲的孩子較少出現情緒與社會困擾。不過,如果與戰爭相關的經驗並非中低程度與慣例化,而是突然使孩子處於強烈的戰爭壓力源之中,那麼大多數的孩子就比較可能產生不健全的心理反應。例如,波斯灣戰爭之後的科威特,有70%的孩子呈現中度到重度的創傷後壓力症候群。值得注意的是,戰爭所引發的效應是非常廣泛的,在非洲的武裝衝突中死於食物與醫療缺乏的孩子是死於受到砲火攻擊孩子的二十倍。許多孩子儘管沒有捲入戰鬥,然而因戰爭所引發的效應,包括挨餓、喪親、染病、流離失所等,也往往使得孩子受到嚴重的創傷,甚至隨著孩子長大成人也都無法平復。

、恐怖主義的威脅

恐怖主義的行動是一種極端與無預期性的暴力攻擊,這是一些人基於一種政治或思想的意圖,所採取的一種蓄意、不連貫與不對稱的暴力表達型式。恐怖主義雖然造成極為嚴重的死亡與毀滅,但是在本質上,恐怖主義卻涉及人類心理的歷程。對於恐怖份子而言,生命財產的傷害只是一種手段,他們的目標是藉由傷害象徵性、少數人或具有宣傳性的嚴重後果,而去創造一種多數大眾恐懼的氣氛與心理的虛弱,進而迫使被攻擊的一方屈服於他們的恫嚇。

恐怖主義通常具有四種特質,第一是使用暴力為手段;第二是以最大的傳播與象徵價值來選擇目標與受害者;第三則是使用非傳統的戰術,特別是具有保密、驚人及傷害無辜人民的策略來引發最大的恐懼;第四則是對組織具有絕對的忠誠與信念,不僅有不惜犧牲的任務承諾,還有毫不留情的終極目的。

由於恐怖主義所具有的這些特質,因此,人們對於恐怖主義的心理反應往往伴隨著一種痛苦、憤怒、不確定性、信仰粉碎、恐懼,以及擔心可能再度發生的持續焦慮。近年來隨著生物科技的演進,利用生物武器攻擊的「生物恐怖主義」顯然已從電影情節搬到我們的真實生活中,並且引發全球極大的恐慌。

處於恐怖主義威脅下,有許多孩子會呈現不健全的心理反應。例如時常傳出恐怖攻擊事件的以色列地區,大約有百分之三十至百分之五十的孩子因此患有創傷後壓力症候群、行為與發展困擾,以及焦慮、情緒失調等心理問題。而這種心理創傷往往還有長期的效應,一份研究發現,在恐怖攻擊事件發生經過十七年後,研究樣本中的大多數人卻都還有一些創傷壓力的症狀。

值得關注的是,除了直接遭遇恐怖攻擊的生還者之外,其他的孩子也有可能間接受到人際關係與媒體的影響而形成心理創傷。例如在1995年美國奧克拉荷馬市遭遇恐怖攻擊事件後,城市裡三至五年級小學生中有25%30%患有創傷後壓力症候群,這些兒童都有親人、同儕、朋友或鄰居等認識的人在事件中喪生或受傷,另外,有75%的六到十二年級學生表示,在恐怖攻擊事件發生後的七個星期內,他們所看最多或所有的電視節目都是與這個爆炸事件具有相關。過度從媒體接收恐怖主義的資訊,往往增加孩子產生創傷後壓力症狀的危險。在奧克拉荷馬市的爆炸案發生後,一份研究調查距離奧克拉荷馬市100英哩以外社區的六年級學生發現,孩子的創傷後壓力症候群與間接從媒體了解恐怖攻擊事件的行為、與媒體互動的程度,以及對新聞報導的情緒反應,具有正相關;而其中會去主動閱讀印刷媒體訊息的孩子,比光是被動接收電視廣播媒體訊息的孩子,更有可能產生創傷後壓力症候群。

在美國的911事件中,紐約世貿大樓受到飛機撞擊造成近3,000人死亡的恐怖攻擊現場透過媒體的傳播之後,每個美國孩子平均看過三個小時以上有關這個事件的新聞報導。經過調查,在攻擊事件發生的三至五天內,有35%的美國孩子呈現一個以上的壓力症狀,有47%的美國孩子會擔心自己的安危。

很顯然的,影響我們對戰爭與恐怖主義的心理反應,媒體扮演很重要的角色。媒體雖然提供我們需要的資訊、成為服務的資源,然而,過度地從媒體接收有關戰爭與恐怖主義的訊息,可能會造成負面的心理衝擊,特別是對於發展中的孩子而言。戰爭與恐怖主義的殘酷事實,以及其所衍生的效應,將可能影響孩子的人格結構、認同形成、適應與因應機制,以及是非黑白的內化標準,還有可能影響孩子如何調整侵略衝動的固有機制,以及對待他人的習慣模式。

親子
青少年
家庭與婚姻
瀏覽相關課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