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實與虛擬的拔河」—如何和孩子談新聞報導(上)
曾文志
博士/諮商心理師
2020/02/03
22
只有父母先行反思自身的閱聽行為,而不陷於媒體所建構的迷障,才有能力幫助孩子分辨、選擇及評價新聞報導的內容,使孩子的心智不被資訊的洪流所淹沒。

孩子的學習通常是多樣且複雜的,除了父母、老師及朋友之外,傳播媒體也是學習的來源之一。當每天都有新聞報導以鏡頭、語言及文字,將世界最新發生的事件與分析傳送到面前時,我們已經習慣以新聞報導作為了解當前世界的主要資訊來源。閱聽新聞報導,對孩子而言固然是一種了解生活世界的教育經驗,然而如果所呈現的內容觸及聳動駭人的社會亂象,隨之而來的問題就值得探討了。近年來,國內新聞報導不乏詐騙、縱火、綁架、殺人、自殘、恐怖行動、街頭暴力或公眾人物的流言與私生活,而這些報導具有非虛擬的真實性,以及缺乏分級制度的規範,同時,充斥煽色腥的新聞報導比娛樂節目所提供暴力、色情、或動作性質的感官刺激,常有過之而無不及,閱聽的孩子往往對新聞報導所呈現的這個充滿混亂、威脅與不友善的世界產生迷思。

根據研究調查,有96%的國小六年級學童會收看電視新聞,且約有50%以上的學童是跟隨父母的收視喜好或習慣而收看某台電視新聞。也許在早晨送孩子上學的車上,孩子會跟著父母收聽廣播新聞;或者當父母攤開報紙閱讀第七個版面的同時,孩子可能正坐在對面凝視著報紙的頭條標題。儘管孩子只是在收看他們喜歡的電視節目,一些新聞快報也可能隨時插播進來;就算父母盡量避免讓孩子暴露於媒體的新聞報導,孩子仍有可能從他們的師長同儕處獲知最近的新聞。

大多數的學校教師會要求孩子關心時事,許多素養課程亦鼓勵孩子閱聽新聞報導以發展語文技巧和閱讀習慣。此外,增加新聞的知識和理解亦可教導孩子對社會的歸屬與責任,然而,新聞報導亦可能會讓孩子產生刻板印象、混淆,甚至驚嚇到孩子。父母是孩子閱聽新聞報導最主要的把關者,當孩子暴露於充滿煽情、譁眾取寵、以及撼動感官刺激的訊息內容時,和孩子談論新聞報導往往可以幫助孩子正向地解讀他們生活的世界。

新聞報導的產製運作

成人們大多能夠體認新聞報導著重於不尋常的事件,但是孩子卻未必能夠知道當媒體像放大鏡一樣報導某一殺人事件的同時,我們社會的犯罪率可能正在下降。另外,由於新聞報導的時間或版面有所限制,因此,一般新聞報導除了針對人、事、時、地、物的陳述之外,能夠同時解釋所有背景、提供前後關係的分析往往不多。這意味著閱聽的孩子可能知道以色列今天遭到自殺式炸彈攻擊,但卻不盡然能夠知道為什麼會發生攻擊事件。

和孩子談新聞報導的首要任務是要去了解新聞報導的產製運作。自從支配媒體的政治力漸漸被資本、科技與市場所取替以後,集團式的商業運作儼然徹底改變傳統規範新聞理論的內涵。雖然市場競爭的機制可能提升新聞產製的質量,這是令人期待的,但媒體集團運用策略以壟斷市場結構而危及新聞的品質,則更令人憂心。基於市場理論,今日新聞產製的精神極有可能傾向在社會責任與經濟利益的對峙下,妥協公益的實踐而以利潤的追求為目標。如果在商業機制的運作下,新聞產製的邏輯不再唯監督功能的發揮是問,反而是廣告業主的力量勝過一切時,那麼新聞的資訊與教育價值就令人存疑了。

我們不難理解,當媒體巨頭透過合併收購、運用投資與策略聯盟的整合,累積龐大的資源與掌握多元的行銷通路之後,這些媒體大亨不僅能夠以套餐服務或廣告折扣破壞市場的秩序,同時更有能力訂定符合或有利自己利潤的市場遊戲規則。在市場導向的新聞產製環境中,以及在追求組織利潤的前提下,新聞產製者的專業、獨立與自主性將遭受挑戰,而新聞的本質究竟是訊息或是商品也備受爭議。因為新聞產製流程顯然易於在社會交易的制約下被資訊市場的新聞供應手法所操弄,當採訪記者常態的消息來源,如果只是定點集中於議題製造中心(如立法院)、資訊流通中心(如受理報案的警察局)、專門設計新聞的政商機構公關部門,或者外電編譯時,那麼降低編採成本優先於專業的情形將越普遍,同時也將在消息來源與記者的互動機制間喪失新聞工作的自主性,於是資訊的價值也就隨之大打折扣。

從新聞產製運作的現實層面觀察,無怪乎今日的閱聽者需要識讀教育,以思辨可能來自不完全專業、獨立與自主的新聞報導。誠如教育部2002年公佈的「媒體素養教育政策白皮書」所示,今日媒體所提供的資訊並不全然真實地反映世界,所有的訊息都是經過複雜的篩選、包裝、取捨與組合,這些訊息的呈現可能受到媒體記者、編輯人員、媒體部門及組織負責人,甚或政府、政黨或財團的影響,並且透過傳播科技來塑造獨特的表現形式或內涵。而大眾也必須了解到,閱聽人是媒體工業運作下所產生的市場商品,可以讓媒體集團以節目的收視群眾來和廣告廠商進行交易。因此,在閱聽新聞報導的同時,我們必須慎思明辨媒體報導的消息來源、查證過程、篩選依據、重組方式、利益牽涉、外力干預,以及價值立場等等,這種素養不僅是所有公民所應養成,以作為理性瞭解世界與監督新聞品質的外在推力,對於教養子女如何識讀新聞報導的父母來說,更是一種不可或缺的基本精神。

新聞報導的內容及其影響

揭發水門案醜聞的美國記者卡爾‧伯斯汀曾經批判太過市場導向的美國新聞界造就了白痴文化;天下雜誌也曾提出台灣的媒體新聞傾向弱智的反思。缺乏深度與品質是目前媒體新聞存在的隱憂,而太多負面與衝突的報導更使得多數的閱聽者覺得眾聲喧囂與焦慮不安,也使得40%以上的父母不放心自己的孩子收看電視新聞。美國在911事件發生後,第一夫人蘿拉‧布希曾致函全美中、小學生以平撫歷經恐怖災難後的情緒,並呼籲家長關掉電視,別讓小孩重複收看悲劇的畫面。新聞報導對孩子的負面影響不容小覷,尤其是過度激烈、苦難與暴力的新聞內容更讓學者專家紛紛提出警訊。

研究顯示,暴力的寫實呈現將會對一些能夠在電視上分辨虛構與真實的孩子造成影響,包括增加孩子的攻擊行為、使孩子受到驚嚇、對世界產生恐懼,或者變得麻木沒有感覺,而「寫實呈現」卻正是新聞報導的本質。因此,有些研究就曾以重大新聞事件進行調查,以了解孩子對新聞報導的反應。例如在太空梭挑戰者號升空爆炸的六天後,研究者訪談一群四至六年級的國小學童發現,此一事件報導引發許多孩子強烈的情緒反應,特別是女生的情緒反應比男生還要不安。而另一項以波斯灣戰爭報導為主題的研究訪談(研究訪談對象是一群學生的父母),發現有45%的父母提出此一事件的電視新聞報導使得他們的孩子焦慮不安或受到驚嚇,其中年齡較小的孩子對於一些在戰爭中受傷的人們、爆炸墜落的飛機等視覺影像最感到心驚,而年紀較大的孩子則是對恐怖份子的威脅以及核子戰爭的報導題材最感不安。

根據涵化理論(Cultivation Theory),閱聽者傾向吸收傳媒所提供的資訊,納入自己對真實世界的概念。因此,許多兒童或青少年如果長期暴露於相同的媒體訊息,往往會被媒體灌輸一套共同的世界觀、角色認同與價值體系。研究證實,越是經常收看充斥犯罪新聞報導的人,越是恐懼與憂慮社會的治安與不法犯罪行為。由於一般新聞報導過多有關犯罪、攻擊、災難、事故與衝突等負面事件,無形中對閱聽的孩子產生潛移默化的作用,特別是在長期累積的效應下,孩子對社會真實的認知與態度就會越接近新聞報導所呈現的媒體實況。事實上,社會真實與媒體實況之間是有所落差的,但是越是長期大量接收負面新聞報導的孩子,越有可能覺得自己身處於暴力、黑暗與邪惡的世界。

孩子要能夠理解電視的新聞報導往往牽涉三種認知能力,首先要能夠解讀口語所呈現的資訊,其次是要具備分辨虛擬與真實的能力,最後還要能夠將知覺的資訊處理轉移成概念的資訊處理。因此,不同認知發展階段的孩子對新聞報導的反應也有所不同。通常,年紀較大的孩子較能夠理解新聞及其對社會的意涵;當孩子的認知能力發展到已經能夠分辨虛擬與真實性,以及具有概念性的資訊處理能力之後,孩子會更在意真實的威脅。

曾有一項研究為了探討孩子對電視新聞的反應,研究者訪談了285位幼稚園以及小學二、四、六年級的學童父母,結果發現有近四成的孩子被新聞報導的內容所驚嚇或感到不安,而隨著孩子的年齡增加,孩子對陌生人之間的暴力行為越有驚恐反應的趨向;隨著孩子的年齡遞減,年齡越小的孩子則是趨向對天然災難的報導感到不安。而另一項研究發現,年齡較大的孩子(四至六年級群組)比年齡較小的孩子(幼稚園至三年級群組)更能理解電視新聞報導的內容,但也更容易被新聞報導的內容所驚嚇。其中,兩個群組的孩子對電視新聞反應的主要差異在於,年齡較小的孩子容易被比較恐怖的視覺影像所驚嚇(例如:天然災難或意外事故的新聞事件),年齡較大的孩子由於著重於概念的資訊處理,因此儘管新聞通常無法捕捉到實際犯罪的經過,而僅能以概念描述,但較大的孩子卻更趨向對暴力犯罪這種現實社會可能發生的危險與威脅感到不安。依此觀點來說,年紀較小的孩子對於遠在伊朗的地震災難後的慘痛畫面,可能會有較大的驚嚇,而對年齡較大的孩子而言,自己居住的城市中發生了一起綁架事件,可能比起美國的龍捲風災情來得更具威脅、更令他害怕自己或家人會不會是下一個受害者。

親子
青少年
家庭與婚姻
瀏覽相關課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