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惡霸與受氣包」—如何和孩子談校園霸凌(上)
曾文志
博士/諮商心理師
2020/02/04
27
孩子擁有朋友相互提供溫暖的協助與友情,這個基礎不僅是能夠抵抗校園霸凌的團結動力,也是事後緩衝校園霸凌負面效果,以及避免憂鬱與自殺想法的輔導來源。

「霸凌」被定義為系統地濫用力量、權力或勢力。一般而言,所謂的霸凌是攻擊行為的一種,但並非屬於偶然或無意的方式;霸凌是一種重複的負面行為,由相對具有力量的一方,利用勢力的不均恃強欺弱,連續一段時期反複地傷害無力抵抗或相對弱勢的一方,以意圖造成受害者身心的困擾,並且使自己獲得滿足。因此,霸凌不同於偶發性衝突或勢均力敵的攻擊行為,如果某種強制性的攻擊行為具備意圖性、勢力不均,以及重複性,才能構成霸凌的現象。

霸凌的形式有很多種,可藉由口語、文字、肢體,或社交的手段,進行直接或間接的攻擊。一般常見的霸凌行為包括對受害者直接的身心傷害,例如:口語或語文的威脅、辱罵、戲弄、譏笑、嘲諷、貶損;還有肢體的碰撞推擠、拳打腳踢、惡意的姿勢眼神、破壞竊取……等等;以及間接攻擊受害者,例如:故意散佈謠言、刻意沉默,或操縱社交關係,以達到孤立或排斥受害者的目的。

霸凌可能發生在許多不同的背景之中。近年來,在校園中的同儕霸凌現象相當受到重視,也是許多父母在教養孩子的過程中,可能會面臨到的關鍵議題。事實上,涉及霸凌行為的孩子,往往會脫離正常發展的軌道,或產生身心的困擾;由於受害者通常具有不敢言與低自尊的特徵,使得社會需要負起伸張人權的義務更顯重要,打擊校園霸凌的介入方案也因而受到倡導。父母在校園霸凌的議題上,應該也要有深入的理解,與孩子進行正向有效的親子溝通,協助社會抵制校園霸凌的現象,才能期待孩子的校園生活與人際關係更加和諧。

校園霸凌的現象與盛行率

挪威的學者丹‧歐渥斯在1978年出版了一本有關校園攻擊行為的書,開啟了最早校園霸凌現象的探討。但當時世界各地的教育人員與父母並沒有體認到預防孩子之間霸凌行為的重要性,因為成人的傳統觀念總是認為,恃強欺弱的經驗是屬於成長過程的一部分,應該不會造成太大的傷害,況且這種經歷也許能夠使孩子更加堅強。直到後來,隨著校園霸凌的嚴重後果與悲劇陸續發生,社會大眾的態度才有了顯著的改變。例如在1980年代,挪威三個1014歲的青少年因同儕霸凌而自殺,不僅舉國震驚,隨後更是帶動歐洲許多國家全面推動校園霸凌的研究與預防;此外,美國的底特律驚傳一位校園霸凌的受害者在滿腔憤怒之下,槍殺了欺負他的同學;日本東京也揭露一位年僅13歲的男孩上吊自殺,留下遺言歸咎於受到校園霸凌的傷害。這些冰山一角的事件已凸顯出校園霸凌的問題可能帶來致命的後果,包括復仇以及自殺的想法與行動。

校園霸凌的現象究竟有多普遍?根據過去的研究以歐渥斯所發展的霸凌自陳問卷為基礎,進行調查研究發現,挪威與瑞典有9%的孩子有重複被欺負的經驗,7%的孩子自陳偶爾或經常恃強凌弱(研究樣本年齡介於816歲),這項研究結果顯示,平均每七個學齡孩子中,就有一個孩子涉及校園霸凌的問題。在英國的研究則發現,10%27%的孩子至少有時受到同儕霸凌,約有6%12%的孩子至少有時會霸凌同儕;隨著年齡層上升(從8歲~16歲),受害者的比例呈現下降的趨勢,但霸凌加害者的比例並沒有相對明顯的減少;其中在霸凌加害者中,男孩的人數比女孩多,但在受害者中,男女人數差不多;只有30%50%的受害者會報告老師,而且年齡越大,報告老師的比例越少;根據統計,約有35%的霸凌加害者被老師約談。近年來,另一項研究顯示,英國和德國的校園霸凌者均以男孩居多,但有許多霸凌的加害者同時也是霸凌的受害者;這些霸凌行為最常發生在活動場所以及教室;而低社經地位和少數民族的因素和霸凌行為僅顯示微弱的關聯。

除了歐洲各國的研究之外,北美的美國與加拿大,以及亞洲的日本、澳洲、紐西蘭等國家,也發表許多校園霸凌的調查結果。整體而言,校園霸凌加害者的盛行率大約介於3%23%之間,受害者的盛行率最少有8%,最多高達46%。雖然各地校園霸凌的盛行率有所差異,但這些研究結果卻也顯示出一個基本的事實:校園霸凌是一種普遍存在的現象。

國內學者邱珍琬曾經以台灣南部地區的學生為樣本,調查校園霸凌的現象。這項研究發現國小校園霸凌的現象比國中更為普遍;國小三至六年級學童約有49%是校園霸凌的加害者,有65%的學童是受害者,有41%的學童同時是加害者也是受害者;國中學生之中有46%是校園霸凌的加害者,受害者也有46%35%的學生同時是加害者也是受害者;最常見的霸凌形式有口頭上的髒話、捉弄侮辱、肢體上的碰撞推擠;而最常發生霸凌行為的地點則為校園廁所、走廊、上下學路上,以及教室。20048月,國內兒童福利聯盟文教基金會也發表了一份國小兒童校園霸凌現象調查報告,顯示台灣地區將近10%的國小學生經常在學校被欺負,偶爾在學校被欺負的學生則有54%55%的校園霸凌事件是屬於言語霸凌,肢體霸凌則佔了37%

與國外的研究比較起來,台灣校園霸凌的盛行率頗高,但研究結果的比較必須要考慮到使用不同的研究工具,以及國內研究對校園霸凌的定義,在意圖性、勢力不均、以及重複性等三個要素的測量標準與國外研究有所不同。不過,長期的研究顯示,校園霸凌的形式與盛行率比起以往,的確有更為嚴重的趨勢。因此,在地狹人稠的台灣,父母不僅應該正視到校園霸凌的重要性,更應該體認到,校園霸凌的普遍並不能表示校園霸凌的現象是正常而可被社會接受的。

為什麼校園霸凌會是一種普遍的現象呢?父母的「不知道」,往往是原因之一,但社會的刻板印象,也會在無形中容忍了霸凌行為的存在。首先,孩子的本質是天真無邪的傳統想法,使得年紀較小孩子之間的霸凌行為,總是被父母視為沒有大礙。其次,當父母期待和鼓勵男孩必須比女孩擁有更堅強的力量與男子氣概時,父母對孩子的攻擊行為往往也會因為這種權力的迷思而影響判斷的標準,這也可用來解釋研究結果顯示校園霸凌的加害者多半是男孩的緣故。檢視現今的大眾媒體,男性仰賴侵略性的行為來解決衝突與問題,總是被塑造成性感與刺激的象徵;許多螢幕上的英雄是以暴制暴來達到目的;影視情節中對付霸凌的方式,多半會創造一股力量更強的正義勢力來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現實生活中因勢力的不均,其實有許多霸凌的受害者,同時也是加害者;被強勢者欺負的孩子,可能會轉移去欺負更弱勢的孩子,也可能尋找更有力量的強勢者來復仇。而對父母來說,如果不知道如何處理孩子的霸凌問題,或者害怕介入後會使得問題的嚴重性升高,也往往容忍與助長了校園霸凌現象的存在。

典型的小惡霸

過去有不少研究探討小惡霸的人格特質、家庭關係,以及社會技能,藉以瞭解校園霸凌的成因。典型的小惡霸在精神層面上是比較衝動的、侵略的、有控制慾望的,以及不會對他人的情感或經歷產生共鳴,甚至喜歡享受傷害他人的快感。通常小惡霸不會承認受害者是比他們弱勢的一群,他們會認為自己的霸行是被受害者所惹惱的,並且以此為自己的行為辯解。基本上,許多小惡霸經常會有點神經質或過度敏感,傾向將別人正常的動作視為是含有敵意或挑釁的行為,而容易產生劇烈的情緒反應。他們雖然個性外向、勇於嘗試,在人際關係上會比受氣包來得受歡迎些,但這種性格卻也比較具有反社會行為的傾向。

小惡霸通常來自心理社會功能較不健全的家庭。許多小惡霸的父母本身要求權威服從,並喜歡體罰孩子,有時會呈現敵對的、拒絕的態度,並且在教養方式上沒有一致性,時而任意放縱、疏於管教孩子,時而會嚴格責罵、斷然拒絕孩子。這些孩子的父母缺乏問題解決的技巧,往往會誤導孩子稍微被挑釁就要馬上給予反擊。根據研究顯示,小惡霸在家裡比一般孩子更容易呈現情緒的壓抑,他們往往不敢在家人面前自由地表達情緒,而與家人之間產生一種情感矛盾的關係。

傳統上,一般人都認為小惡霸頭腦簡單、四肢發達,喜歡用蠻力或公開騷擾的手段來達到目的;許多研究也證實,直接傷害受氣包的小惡霸比一般孩子較缺乏社會技巧與社會資訊處理的能力,不會以利社會的行為來解決問題。然而,對於有些能言善道、謊話連篇,試圖以操縱的手段來控制同儕的小惡霸來說,往往是具有明智的社會認知與心智技巧,才能達到操縱受害者的目的。研究顯示,有些小惡霸的行為與態度具有權謀運作的特性,並對受害者缺乏同情心;這種較有高度社會技能的小惡霸通常屬於首腦人物,或者是一些使用間接的方式欺負同學的女孩,他們會傾向使用巧妙但有害的手段對受害者施加痛苦,同時也會避免自己的霸凌行為受到察覺。

受氣包的特質

受氣包通常也不只有一種類型。有些校園霸凌的受害者容易焦慮、沒有安全感,總是顯現出對攻擊行為無法抵抗或不能防禦自己的樣子,這種受氣包稱為「消極的受害者」,或者是低攻擊性的受害者。消極的受害者在學校總是孤單沒有朋友,體型可能比同年齡的孩子瘦弱,通常十分敏感與害羞。而另一種校園霸凌受害者的特質則會顯現出脾氣不佳、閒不下來的樣子,以及會去招惹別人、製造緊張,並且也會在別人攻擊時嘗試反擊或報復,這種受氣包被稱為「挑釁的受害者」,或者是高攻擊性的受害者。挑釁的受害者有時會愚蠢地去招惹勢力比他強的小惡霸,而使自己成為校園霸凌的受害者;但有些挑釁的受害者雖然會被勢力比他強的小惡霸欺負,卻也常常成功地攻擊到更弱勢的孩子。這種會攻擊弱勢的受害者,往往也最容易受到排斥,引起同儕的厭惡,而成為一種「受害的攻擊的╱被排斥的」受氣包。

低自尊心通常是受氣包最明顯的象徵,比起一般沒有涉及校園霸凌行為的孩子,受氣包對自己的行為、知能、在學狀態、個人外型、特質、人氣、以及快樂和滿足等各方面,都存有很不好的感覺。此外,雖然受氣包也希望得到社會性認同,但他們卻咸少表現利社會的行為。近年來的研究者則指出,許多受氣包缺乏情緒調節技能,無法從失敗、挫折、創傷的負面情緒中,找到有利的因應行為去緩和壓力。對於女孩來說,缺乏自我控制和與人相處的社會技能,往往容易陷入被人欺負的危機。許多受氣包對於一些曖昧不明的衝突情境,大多不懂得要去收集更多的資訊以避免捲入紛爭,受氣包看待霸凌通常是以情緒而非問題為焦點,因而總是作出不適當的反應。跟一般孩子相比,受氣包不受關注,缺乏人際關係的支持,與父母的依附關係時而親密,時而被拒絕,以至於經常和小惡霸之間的互動,往往是沒有效能的反應。最近並有研究顯示,受氣包在學校受到同儕欺負,與在家中受到兄弟姊妹欺負是具有顯著相關的。

親子
青少年
家庭與婚姻
瀏覽相關課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