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祥和社會的美德」—如何和孩子談容忍(上)
曾文志
博士/諮商心理師
2020/02/04
27
容忍的界線不是固定不變的,而是一種價值的平衡。容忍應該出自於良知的自主,根據道德架構來判斷他人的不同是否危害到個人的權利與福利,才能在保障自由與維護正義之間取得最佳的平衡。

當我們在窺視萬花筒時,常因能看到不同花色的組合與五彩繽紛的變化,而感到讚嘆與驚奇。多元,能夠豐富我們的生活,並且創造生活的無限可能。試想,如果世界上的人們都有相同的長相、文化、語言、習性、能力、想法、行為與生活方式,這種人與人之間沒有不同的世界,將會有多麼的無聊。世界上需要有不同的人,在食衣住行育樂各方面貢獻他們的專長與能力;世界上也需要有不同意見的人,啟發人類的智慧。世界上的不同是重要且必要的;同時,如果允許自己去體驗不同,我們也將能為生活加入意外的色彩、變化與樂趣。找到一種方式接納不同,就是「容忍」的概念。

容忍,一般被定義為一種社會的美德和一種政治的原則,允許個人或群體有不同看法與不同的生活方式,且能夠在相同的社會中和平地共存。容忍,是一種接納他人的想法、感覺和舉動,即使他人有不同的宗教信仰、種族、性別或個別差異。因此,不容忍者,通常對別人的不同,會有厭惡、恐懼、怨懟或生氣的表現;許多衝突、暴力與侵略,都是起因於缺乏容忍。教導孩子接納人與人之間的不同,避免孩子產生偏見、刻板印象或仇視他人的心態,不僅能夠創造孩子人際間和平與和諧的關係,同時,也讓孩子在面對與處理他人攻擊或惡意的對待時,懂得以容忍來反映個人的智慧與成熟。

容忍涵蓋公共道德與個人道德

自從十七世紀歐洲的宗教改革之後,世人對於容忍的定義,漸漸產生有別以往的發展。當時的宗教改革基於信仰自由的訴求,促使理性取代了過去的威權,成為公民應不應該接受決策的基礎。這不僅使得容忍的概念被納入類似宗教自由這種公共事務的原則,並且也賦予容忍更加正面的價值。而今,隨著多元文化與多元種族成為當代複雜社會的典型要素,容忍對民主社會的意義,則在於當世界充滿了為己競爭的個體時,容忍的原則與法律,保障了自由與正義,成為文明美德的支柱。因此,二十世紀之後的容忍,被視為可以促進民主生活方式的一種態度,也被視為一種使人們發展接納、尊重、甚或肯定不同意見與生活方式的起點。

今日社會的容忍具有兩種形式,一種是公共生活中的容忍,一種則是個人生活中的容忍。公共生活中的容忍是一種公共道德,一般意指對社會、職權,以及政府相關的事務,要求自制與尊重他人的態度或舉動。公共生活中的容忍,通常也意味著有公權力的介入,或多或少地有效避免一些反對的行動。例如,憲法對公共言論自由的明文規定,保障了公民有不同意見的權利,即為一種政治的容忍。而個人生活的容忍則是個人道德的一種,是在朋友、家庭,以及緊密的社區生活中表現自制,但並不意味著個人表現這種容忍是因為有權力的介入在影響個人的行為改變。個人的容忍是在沒有外力或威權的影響下,對於個人反對或不受接納的情境,表現出一種值得讚賞的寬厚反應。

一個人的容忍,並不是「非全有即全無」的。有的人雖然能夠高度容忍他人譴責的權利,卻無法容忍他人表達的權利。有學者就建議,容忍應該分成三個領域來探討。第一個領域稱為政治的容忍,是因應民主社會的有效運作而產生的。政治的容忍是在公共生活的範圍,要求公民在面對個人不喜歡或反對的行為,必須蓄意的自我約束。第二個領域稱為道德的容忍,是針對一些不喜歡或具有威脅的私人舉動,表現自我約束或容忍。第三個領域則為社會的容忍,是接納人們本身存在的狀態,例如一個人的性別、天生的膚色或使用的語言。

容忍有消極與積極之分

構成容忍的行為表現,必須有兩個主要的條件。第一,容忍者對某些看法或行為其實是不贊同的;第二,容忍者能夠對抗自己不贊同的反應。一個人唯有在約束自己以接納自己不喜歡的狀態、看法或行為時,才能被視為是一種容忍的表現。如果一個人是去接納喜歡或認同的看法,則不能被視為容忍。因此,所有發生容忍的情境都有一個共通的過程,就是容忍者起初反映腦海的是不喜歡某個舉動,然後經過思考與對抗後,最後作出接納的決定。此決定是基於容忍者考慮到,接納這個舉動的意義,比被這個舉動所干擾,來得更具有價值。

如果一個人有能力與意向去阻止某個討厭的舉動,但他卻權衡價值來對抗自己的意向,以容許這個舉動,那麼就此意涵而言,容忍其實是不同於忍受或受苦,也不是冷漠;雖然,需要被容忍的舉動通常不會是一種普世讚賞的美德或主流價值的行為,以致於容忍者需要對抗自己的意向,甚至可能會被道貌岸然者指為邪惡或助長歪風,然也因而表示,容忍是一種蓄意的行為,是具有動機的。

有時候,人們容忍的動機,可能並不完全基於道德,而只是為了求得精神的安慰,或者只是出自於一種理性的得失計算。因此,根據容忍的動機,容忍可分成消極與積極兩種。消極的容忍是一種自私的容忍,具有投機取巧和精打細算的目的,而不是基於做人的原則;積極的容忍則是以道德為架構,基於個人良知的自主,而採取一個相對的原則。當一個人能夠真正理解與尊重多元的看法與行為時,才能夠表現出積極的容忍;如果一個人存有優越感,而只想維持心智的和平或功利的關係,其容忍的動機其實是很弱的,只能算是一種消極的容忍。

父母和孩子談論容忍的難題

在實務與道德的立場上,容忍是具有重要的價值。容忍不同的看法和舉動,是維繫民主社會運作相當重要的支柱;容忍牴觸的意見,將能夠鼓勵不同想法的交流,以及對於不正確的見解,提供鑑別的機會,以追求事實的真相,讓問題得到有效的解決;容忍對個人自主與權利的保障,是非常重要的。然而,儘管容忍是一種具有吸引力的哲理與民主自由的美好政策,容忍卻不屬於一種絕對的價值;舉凡不接納他人的想法、行為、或組織團體,也並非全是狹隘的缺乏容忍。

父母和孩子談論容忍的難題在於,我們不能夠去容忍所有的事情;容忍是有界線的。由於在民主社會中,容忍具有正向的價值,使得許多父母容易陷入一種迷思,認為可以用政治的正當原則,來培養孩子容忍的民主素養,而和孩子探討抽象的容忍,讓孩子輕易相信容忍的正面價值,卻忽略了以邏輯的、可證實的,以及理性的定論,來發展容忍的重要性。

在民主社會中,容忍是尊重個人的權利,但這並不意味著公民應該容忍會影響他人權利與福利的舉動。每個孩子在面對不喜歡的意見或舉動,都需要作出容忍或不容忍的判斷。孩子們必須能夠去體認容忍他人想法或舉動的理由,以及不容忍他人想法或舉動的理由。況且,容忍有消極與積極之分,容忍的結果並不必然代表良知自主的動機;容忍的認知與判斷,才能夠真正反映孩子在多元社會中,有何理解多元想法的原則,以及反映孩子是如何去欣賞不同的生活方式。

孩子對多元的想法與判斷

從發展心理學的角度而言,孩子的容忍發展是一個系列的進程。學者指出,此發展進程包含四個層次,首先,第零層次的孩子,並不知道他可以去評斷別人的信念,這個層次以7歲以下的孩子居多;其次,提升到第一層次的孩子,則會拒絕接受與自己相反的信念,並對他人的不同有負面的評價,認為別人的不同就是不好,這個層次則以小學中、高年級的孩子居多;再者,進展到第二層次的孩子,漸漸不再以他人的信念來評價他人,而會認為一個人的信念無損於這個人的好,這個層次的孩子有許多是國中以上的孩子;最後,達到第三層次的孩子,則理解到他可以去評價他人的不同,不過必須對他人的信念有更多的資訊,這個層次則以年齡較長或大學以上的孩子居多。

上述顯示孩子容忍或不容忍他人的不同,與孩子的年齡或發展階段相關,然而近年來,發展心理學家更進一步發現,在各個年齡階段的孩子,容忍與不容忍的型態都是會同時存在的。一項研究發現,孩子會根據要容忍的面向,以及要容忍的信念是何種型態和文化背景,以決定容忍或不容忍。簡單地說,各個年齡層的孩子對容忍或不容忍的判斷,往往要視孩子所要容忍的是什麼而定。在這項研究中所有年齡層的孩子(720歲),最能容忍的是他人「持有」不同信念,其次是容忍他人「表達」不同的信念,再來則是容忍基於不同信念而做出舉動的「人」,而最不能容忍的則是他人作出不同信念的「舉動」。有半數的7歲孩子認為,即使某一個信念是不道德或違反事實的,持有不同的信念是可以被接受的。不過也有半數的7歲孩子不容忍他人「持有」不同的信念。其中的理由是年齡較小的孩子會把「相信信念」和「做出舉動」連結在一起,而認為持有這種信念的人就會做出這種舉動。基於相同的理由,大多數的7歲和半數的10歲孩子,也因此不容忍他人公開地「表達」不同的信念,這些孩子認為,公開表達不同的信念,會導致人們受到影響而去認同這種信念。不過,13歲以上的孩子,大多能夠容忍他人公開持有與表達不同的信念,因為他們認為這樣的行為本身並沒有傷害到別人,而公開表達不同的信念可以確保意見得到交流,經常有助於鑑別不正確的見解以及追求事實的真相。

另外,這項研究也發現,孩子是否能夠尊重他人「持有」和「表達」不同信念的自由,是隨著年齡的增長而提升;但另一方面,在接納他人的「舉動」上,卻沒有年齡的分別。所有年齡層的孩子,大多不容忍他人做出不同信念的舉動,許多孩子認為做出不同信念的舉動將會產生錯誤或不公平的結果。不過,孩子對於他人因文化傳統而有不同信念的舉動,卻比較能夠容忍,這些參與研究的孩子,有許多並非只顧慮到他人做出不同信念的舉動可能會造成負面的結果,反而會全面地考慮到福利、正義。以及文化的背景。這項研究尚且發現,孩子比較能夠容忍基於不同信念而做出舉動的「人」,其中的理由是孩子認為這些人可能是出於善意的,年齡較大的孩子更能夠容忍基於文化傳統的背景,而做出潛在傷害或不公平舉動的人,因為這些人不是工於心計的。整體而言,在容忍與不容忍之間,孩子會有多樣化的考慮,有時候孩子的不容忍是有理由的,孩子的不容忍也可能是一種區別道德情勢與協調多樣立場之後的反應,而並非只因為孩子心胸狹窄的偏見。

從過去的研究結果顯示,容忍的發展並不會隨著孩子年齡增長而「全面地」提昇。雖然普遍來說,年紀大的孩子比年紀小的孩子較能容忍,但所有年齡的孩子判斷容忍或不容忍都與所要容忍的是什麼有關。父母不應該只在乎孩子容忍或不容忍他人的不同,而應該去了解,他人的不同是屬於何種領域和形式的信念或舉動,因為這將會影響孩子對多元的想法與判斷。

根據研究發現,孩子懂得分辨容忍某種信念或舉動和肯定這個信念或舉動的價值是兩回事。這項研究以平均年齡為8.813.2、與21.8等三個年齡層的孩子為研究對象,結果發現參與研究的孩子都認為形而上與心理上的多元,不僅是能夠容忍的,而且也是他們想要的多元;然而,道德上的多元,卻是他們所無法容忍與不想要的。因為,他人形而上或哲學上的不同是個人的選擇,且不受事實準則或正確性所束縛,而他人心理或習俗上的不同則是受到特定文化或地域的準則所約束,因此許多孩子都能夠以某個信念或舉動是不是與相關事實的準則一致,來判斷是否應該接納這種他人的不同。年齡較小的孩子比較無法容忍他人的不同,其實可能是因為孩子對容忍的絕對與相對準則較沒概念。年紀較大的孩子通常認為在「道德」上與自己有不同看法的人是不好的,然而對年紀較小的孩子來說,只要跟自己有不同的想法或舉動,就是不好的。這些孩子雖然不會只以好與壞,作為是否容忍的唯一根據,但廣泛來說,年紀較大的孩子能夠體認到道德以外的多元的重要性,因此容忍的機會是比較多的。

孩子的容忍,沒有絕對地容忍或絕對地不容忍所有他人的不同。孩子對於多元的想法與判斷,可能同時存在容忍與不容忍,端視他人的不同是屬於什麼類型而定了。如果是涉及道德的議題,不管孩子年齡大小,大多不容忍他人的道德觀念與行為和自己不同。最近的一項研究則顯示,許多孩子(579歲)對多元的想法與判斷,會去區別他人的不同是錯的或者只是不同卻可能是對的;有些孩子也會判斷,容忍他人(儘管他人有錯誤的想法),並不等於在為他人的信念或舉動背書。大多數的孩子判斷道德的歧異(例如打人是對的)和事實的歧異(例如雨是乾的),會認為不同的意見就是錯的;然而判斷品味的歧異(例如巧克力是噁心的)和不明事實的歧異(例如這隻狗是餓的),卻會認為儘管意見不同也不必然是錯的。考慮到人們的福利與公平,以及根據孩子所了解的事實,孩子對道德與事實的歧異都是以絕對的準則來判斷對錯;但對於品味與不明事實的歧異,孩子卻會考慮到這是相對的主觀想法。大多數的孩子不容忍道德的歧異,並且將道德歧異者視為壞人,因為這可能會導致傷害他人或不公平的結果。至於道德以外的議題,儘管是事實的歧異,有多孩子仍會超越是非對錯,而認為道德以外的歧異是個人的選擇,因此是可容忍的。這項研究顯示了半數以上的孩子可能同時有三種不同的觀點:第一,針對錯誤的歧異,涉及道德的議題,視為不可容忍;第二,針對錯誤的歧異,和孩子所知道的事實不符,但與道德無關,視為可容忍;第三,針對相對的、沒有絕對對錯、有關品味與不明事實的歧異,視為可容忍。

青少年
親子
瀏覽相關課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