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勝逆境的秘訣」—如何和孩子談復原力(下)
曾文志
博士/諮商心理師
2020/02/04
91
孩子的復原之路需要父母的耐心照顧。儘管父母都希望孩子堅強,但脆弱不是孩子的缺陷,暴露於逆境更不是孩子的錯。逆境中的孩子不應該因為沒有堅強的表現而受到責難。

復原力研究的發現

在和孩子討論復原力之前,父母應該先體認到,許多心理疾病和適應問題往往不是一個危機因子所導致的;相對的,逆境中的孩子能夠發展良好的能力,通常也非單一資產或保護因子所能成就。現實生活中,有許多孩子因為遺傳與環境的關係,對於壓力與危機顯得相當脆弱。當社會大眾指出草莓族的孩子沒有抗壓性的同時,我們也應該留意心理學家所提出的警告,無法克服逆境的孩子已經是一個受害者,如果我們認同孩子不可以是脆弱的,無非意指無法克服逆境的受害者是有缺陷或是值得責難的,同時也推卸了父母與社會的責任。

注重孩子的大腦功能、認知發展,以及語文能力,是非常重要的。有太多的實證研究顯示,照顧幼兒的品質,包括胎兒時期與出生後的營養、醫療、教育等,對孩子的智能發展影響很大。智能在平均數以下的孩子比較無法克服威脅的情境,他們往往因為學習經驗的失敗而更不喜歡上學。相對的,受到營養、醫療及教育等良好照顧的孩子,認知和語文能力得到很好的發展,智能就顯得比較高。根據復原力的研究顯示,智能高的孩子在顯著的逆境中,往往能夠表現出訊息處理能力來因應危機、解決問題、保護自己、吸引親朋師長的關注,以及顯示更好的自我調節,來幫助他們完成學業與避免行為的問題。因此,智能可說是孩子的重要資產,復原力需要智能,而智能則需要經驗的塑造,因為大腦的發展深深受到後天環境經驗的影響,因而使得智能具有「可塑性」。

因此,每個孩子在發展的過程中,都需要有良好的照顧者來幫助他們。照顧者的能力和教養的品質,與復原力息息相關。許多孩子並不會屈服於逆境的剝削,如果父母、親友、師長、或者社工人員能夠助他們一臂之力,往往能夠緩衝或減輕孩子的危機。曾經在戰火下飽受摧殘的羅馬尼亞孤兒,也能夠在良好的照顧下得到生理與認知能力的復原,回到正常發展的軌道,這就是一個復原力存在的證據。台灣導演吳念真曾經拍攝一部紀錄片「阿祖的兒子」,片中的主角「阿宏」是一個隔代教養與生活困窘的六歲孩子,儘管阿宏上小學前不識字也不會說國語,然而在師長的特別關注與輔導下,阿宏漸漸地回到正常發展的軌道,這也是一個令人感動的復原力故事。

機會與選擇對於逆境中的孩子來說,特別的重要。許多長期的研究發現,從逆境中成功的人,他們的生命中往往有所謂的轉折點,使他們能夠接近利社會的引導者,脫離險惡的背景,與健康的環境連結。提供機會與選擇給孩子,往往可以打破危機因子一個接著一個發生的惡性循環,也可能增加保護因子的連鎖效應。機會與選擇可能讓孩子的危機因子與保護因子完全改變,孩子也會因此而有不同的發展結果,也許孩子就會從一個從未體會過的成功或讚美中,找回自信、自尊與自我效能。

處於逆境中的孩子還特別需要力爭上游的動機。每個人天生都有一個支配自己的動機系統,而孩子的行為也深深受到自己的認知評價所影響。因此,希望、相信與預期自己能夠表現有效能的適應,這種動機也可以形成一種保護機制,產生復原力。孩子如何看待負面的生活經驗,將會影響到孩子力爭上游的動機。如果孩子能夠接受現實而不逃避,並且找到一種正向的方式將現實經驗納入自我概念之中,那麼逆境也有可能變成一種挑戰,讓孩子越挫越勇、不畏艱難。

整合過去的研究,有助於復原力的因素很多,如果以個人、家庭、社會環境的領域來分,一般而言,個人因素方面大致包括了:高度的智能、容易親近、具有吸引力、信實、樂觀看待負面經驗與生活意義、尋找新經驗、樂於改變、成就導向、有自信、自我調節、自尊心高、以及有自我效能與高度的自我期許。在家庭方面則包括了:親近良好的親子關係、有效能的教養方式、優勢的社會經濟地位,以及有家族支持的網絡。而在社會環境方面則包括了:有效能的學校教育、以及與利社會的成人和社會組織有所連結。

建構孩子的復原力

和孩子討論復原力,與其用「培養」的方式,不如以「建構」的概念來談。因為復原力不是一種個人培養出來的特質,而是需要個人、家庭及社會環境共同建立機制,使逆境中的孩子也能夠發展能力。和孩子談復原力,必須要以孩子的現實生活為重心,來建構保護孩子的網絡,幫助受到危機壓力的孩子走向復原之路。

一、和孩子談危機

危機的概念來自於流行病學的研究,專門探討有哪些因素可以提高染上特定疾病的可能性。例如,吸煙者罹患心臟病的機會比普通人高出兩倍,吸煙就被視為心臟病的一種危機。因此,危機在心理學上是一種可以促成孩子發展不良結果的可能,適應不量的孩子通常置身於許多危機之中,這些危機因子可能包括遺傳、生理、心理,或社會環境的因素。當孩子脫離了正常發展的軌道,呈現適應不良的情形時,瞭解孩子的危機因子是相當重要的。

父母要時常監督孩子,詢問與傾聽孩子的處境,並閱讀相關的資料,請教諮商或心理學專家,依照孩子呈現的徵狀或問題,診斷出孩子可能正受到哪些危機的威脅,以及瞭解這些危機因子之間的互動與關係。找出自己的孩子對某些危機最為敏感與脆弱之處,然後才能和孩子討論如何避免孩子自尋危機、如何阻止危機的連鎖性發生、以及如何減輕危機對孩子的影響。

二、和孩子談信念

告訴孩子,危機的發生不是孩子的錯,不要把危機看成是永久的,也不要把危機當作是盛行的。父母應該和孩子談孩子所經歷的負面生活經驗,幫助孩子對這些經驗作正向的認知處理。父母可以幫助孩子回顧困苦、難過的負面經驗,利用批判思考,先做一番反省,使孩子體認到危機的意義,接受危機是生活的一部分,然後把現實中的負面經驗納入自我概念,正向地看待自己,並且發展抵抗力,拒絕消極的自我形象。父母可以教導孩子利用正向的情緒去緩衝負面的生活經驗,維持希望與樂觀的心情,凡事用正向的態度找出逆境中可以扭轉乾坤的優勢與潛能,並且鼓勵孩子支配潛能,肯定孩子在逆境中追求新奇的事物,以及發揮有創造力的想法和行動。

三、和孩子談資產

父母應該和逆境中的孩子談自信、自尊與自我效能,這些都是復原力的重要資產。父母應該讓孩子看到自己的長處,直接讚美孩子的能力和成就,讓孩子先找回自信,然後給孩子自主性,讓孩子表達意見、想像、選擇,以及解決問題的方式。父母可以教導孩子如何去控制周圍的環境,達成指定的任務,同時,也應該告訴孩子,父母對孩子有很高的正向期望。父母對逆境中的孩子有正向的期望可以讓孩子找回自尊,激發孩子的自我效能。讓適應不良的孩子體會到,自己的父母認為自己是很有價值的;讓能力無法展現的孩子瞭解到,父母對孩子的前途是很有信心的。孩子如果因此而認為自己有成功的可能,就會激發孩子力爭上游的動機,以及想要達成正向適應的希望。

四、和孩子談支持系統

逆境中的孩子需要支持,父母應該經常和孩子互動,告訴孩子家庭與社會支持系統的運作與功能。父母應該告訴孩子人際關係可以用來解決困境,讓孩子經常與鄰里好友,以及有助人熱忱或專業的成人來往,教導孩子如何諮詢成人的建議。盡量擴充孩子與其他利社會成人接觸的機會,也要有計畫的安排親族的聯繫網絡,建立互助連結的系統。在家庭中,父母做好積極的榜樣,創造積極的愛護氣氛,以及傳遞關心、理解與尊重,並且定期和孩子討論孩子的家庭與社會支持系統,就是給孩子最基本的支持。在社會上,父母可以請求老師、輔導人員、社區人士給予協助或提供資源,共同設法幫助逆境中的孩子緩衝或減輕危機,讓孩子能夠回到正常發展的軌道。

五、和孩子談機會與選擇

如果父母無法緩衝或減輕危機對孩子的傷害,最好的方式就是提供機會和選擇給孩子。和孩子討論搬家、轉學,換環境、找新老師、增加照顧者……等等的可行性。這些可能使舊有危機因子消失的策略,都是使孩子得到復原的機會。此外,父母也可以利用獎勵或刺激來誘發孩子參加課外的活動,讓孩子有追尋自己興趣、參與活動、承擔責任、展現才能、受到讚美,以及可能成功的機會。父母應該告訴孩子,在得到機會與作出選擇後,要為自己的生涯轉折點,發展長期的計畫與目標,並且付諸行動。

多一些包容,少一些責備

孩子的復原之路需要父母的耐心照顧。儘管父母都希望孩子堅強,但脆弱不是孩子的缺陷,暴露於逆境更不是孩子的錯。逆境中的孩子不應該因為沒有堅強的表現而受到責難,許多時候孩子往往無法只憑自己的力量復原,父母有責任幫助孩子緩衝危機,提供信念、資產、支持,以及機會和選擇,讓孩子能夠正常地發展良好的能力。當孩子面臨山窮水盡的關頭,當孩子脫離了正常發展的軌道,當孩子呈現反社會的行為時,也許父母已經傷透了心,但多給孩子一些包容,少給孩子責備,孩子還是有復原的希望,因為復原力不需要天賦異稟的特質,卻極需要父母與社會的關懷與資源。

參考資料

Cohler, B. J., Stott, F. M., & Musick, J. S. (1995). Adversity, vulnerability, and resilience: Cultural and developmental perspectives. In D. Cicchetti & D. J. Cohen (Eds.), Developmental psychopathology (pp. 753-800). New York: Wiley.

Doll, B., & Lyon, M. A. (1998). Risk and resilience: Implications for the delivery of educational and mental health services in schools. School Psychology Review, 27(3), 348-363.

Laub, J. H., Nagin, D. S., & Sampson, R. J. (1998). Trajectories of change in criminal offending: Good marriages and the desistance process. American Sociological Review, 63(2), 225-238.

Masten, A. S. (2001). Ordinary magic. American Psychologist, 56(3), 227-238.

Masten, A. S., & Coatsworth, J. D. (1995). Competence, resilience, and psychopathology. In D. Cicchetti & D. J. Cohen (Eds.), Developmental psychopathology, Vol. 2: Risk, disorder, and adaptation (pp.715-752). New York, NY: Wiley.

Masten, A. S., & Coatsworth, J. D. (1998). The development of competence in favorable and unfavorable environments. American Psychologist, 53(2), 205-220.

Nelson, C. A., & Bloom, F. E. (1997). Child development and neuroscience. Child Development, 68, 970-987.

Rak, C. F., & Patterson, L. E. (1996). Promoting resilience in at-risk children. Journal of Counseling and Development, 74(4), 368-373.

Rutter, M. (1999). Resilience concepts and findings: Implications for family therapy. Journal of Family Therapy, 21, 119-144.

Rutter, M., & the English and Romanian Adoptees (ERA) Study Team. (1998). Developmental catch-up and deficit, following adoption after severe global early privation. Journal of Child Psychology and Psychiatry, 39, 465-476.

Sampson, R. J., & Laub, J. H. (1996). Socioeconomic achievement in the life course of disadvantaged men: Military service as a turning point, circa 1940-1965. American Sociological Review, 61(3), 347-367.

Scales, P. C., Benson, P. L., Leffert, N., & Blyth, D. A. (2000). Contribution of developmental assets to the prediction of thriving among adolescents. Applied Developmental Science, 4, 27-46.

Stoltz, P. G. (1997). Adversity quotient: Turning obstacles in to opportunities. Now York, NY: Wiley.

Waller, M. A. (2001). Resilience in ecosystemic context: Evolution of the concept. American Journal of Orthopsychiatry, 71(3), 290-297.

Werner, E. E., & Smith, R. S. (2001). Journeys form childhood to midlife: Risk, resilience and recovery. Ithaca, NY: Cornell University Press.

親子
瀏覽相關課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