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壓力共舞」—如何和你的孩子談壓力(下)
曾文志
博士/諮商心理師
2020/02/03
14
父母可以分派適合孩子年齡的家務事給孩子負責,或者提供機會與範例,讓孩子去學習解決問題的技巧。

孩子常見的壓力

一般而言,孩子的壓力有些是比較共通的,有些則是在特定的情境或對特定的孩子才有可能發生。歸納起來,孩子比較常見的壓力可能包括上學的壓力、人際關係的壓力、社會的壓力,以及生病的壓力。

一、上學的壓力

許多孩子會有上學的壓力。對於剛開始入學的小孩而言,上學不僅是要離開熟悉的家人與照顧者,也意味著邁入更寬廣與未知的世界。在學校中,孩子要接受新的權威人物以及一連串學習與紀律的要求,更要對於這些不熟悉的刺激付出專注與責任,並且和同儕學習社會化與遵守群體的規範。如果孩子在入學前尚未有充分的準備,則將可能會有挫敗氣餒的感覺;如果孩子在入學後對學校環境仍無法找到成功適應的方式,那麼這些效應將會擾亂孩子,並且持續累積下去。

另一種上學的壓力,是對考試與成就表現感到焦慮。如果學校對學生有較高的評鑑水準,則容易讓孩子覺得自己表現得不夠好,或者辜負了父母的期待。當孩子內化了這種負面的感覺,可能會發展出一種拒絕父母的敵對心態,同時卻對這種心態感到罪惡,或幻想父母可能會採取報復行為。受到這些感覺的威脅,將形成孩子的壓力。今日台灣不乏以升學為導向的學校教育,過度強調考試成績與成就表現,往往造成孩子的上學恐懼症,也因此學校會是孩子壓力的主要來源之一。

二、人際關係的壓力

良好的人際關係是組成健康適應的重要條件,然而,對於某些孩子來說,交朋友或與朋友相處並不容易。特別是在一個競爭激烈的環境中,一些認為自己表現不夠好或不夠聰明的孩子,往往會因自卑、害怕不被同儕接受,或者忌妒別人而無法交到朋友。另有一些孩子則是因為具有跟別人不同的特徵或條件而被同儕取笑、排斥、脅迫、勒索、甚至暴力相向。如果孩子因為沒有良好的人際關係而感到寂寞,或者經常遭遇他人的欺負,這種長期的壓抑可能導致孩子的適應問題,影響到未來孩子輟學的危機,以及可能從事犯罪的行為。

三、社會的壓力

今日的社會型態也很容易造成孩子的壓力。例如,社會流動加速,許多家庭因為搬家之故,使得孩子不得不轉學與重建友誼;其次,婦女就業的機會增加,造成父母與孩子相處的時間減少,家庭與鄰里社區的聯繫網絡不如從前,需要自己照顧自己的鑰匙兒童遂經常面對空虛的家庭與父母管教的缺席,長期與電視、電腦或手機為伍,結果不僅缺乏與人溝通的能力,也可能受到電視媒體或網路過度暴力與色情的不良影響。今日的社會型態讓孩子在尚未長大之前就必須承受許多成人的問題,促使許多孩子會有被環境要求趕快長大的壓力。

四、經濟的壓力

生長在貧窮家庭的孩子,通常會比別人經歷更多負面的生活事件,例如父母失業、犯罪、無家可歸、家人生病等等;還有許多持續性的問題也會困擾著貧窮的孩子,例如住在髒亂與擁擠的家庭、危險的社區環境、以及負擔沉重的家務與責任等等。比較值得注意的是,貧窮家庭的父母通常比經濟無虞的家長較為憂鬱、易怒以及受到困擾,因而也較有可能經常體罰孩子或脫離常軌地對待孩子,如果貧窮家庭的父母因教育程度與社經地位的關係而缺乏社會支持,那麼照顧孩子的品質就會更加低落,更加無法緩衝孩子因貧的壓力效應。也因此,貧窮家庭的孩子有更高比率的學習障礙與中途輟學的情形,比起非貧窮的孩子,他們也更有可能產生身體與心理健康的問題。

五、生病的壓力

生病的孩子通常必須面對多重的失落、疼痛、以及生活限制,有些孩子在忍受這些病痛折磨的同時,會漸漸發展出一些叛逆或退縮的行為問題。長期身體的疾病會讓某些孩子以為這是一種懲罰,而覺得自己是不一樣的、差勁的、以及更沒有價值的人。這種感覺所形成的壓力往往讓孩子失去治療的堅持、學業成績低落,以及行為退化。此外,治療疾病的過程也可能形成孩子的心理壓力,例如許多孩子都很害怕看牙醫、對打針感到恐懼,以及畏懼看到血,有些孩子甚至不敢讓陌生的醫生護士檢查自己的身體。如果孩子的疾病嚴重到需要住院治療,那麼當孩子的理解有限,以及無能為力去控制事情發生的時候,未知的恐懼與陌生的環境將會讓孩子產生焦慮,而變得特別容易受到傷害。

孩子的壓力徵狀

談到孩子的壓力徵狀,有一項以學齡兒童自我陳述的研究,研究者夏瑞與萊恩—維格將孩子的壓力徵狀分成24個類型,可供父母參考。其中有11個類型是屬於認知情緒的徵狀,有13個類型是屬於生理的徵狀。以發生頻率由高至低為順序來排列的話,有壓力的孩子所顯現認知情緒的徵狀依序為:1.生氣;2.憂慮;3.哭泣或哀傷;4.緊張;5.害怕;6.心情惡劣;7.無法思考或思路混淆;8.以為會死;9.想要痛擊一場;10.對自己感到羞愧;以及11.覺得不可思議。其次,在生理徵狀方面,依序有:1.頭痛;2.肚子痛;3.直冒冷汗;4.心跳加速或感覺可笑;5.覺得生病了;6.發抖;7.疲倦;8.肌肉緊繃;9.燥熱或臉上泛紅;10.虛弱;11.感到刺痛;12.全身發冷或起雞皮疙瘩;以及13.飢餓。

上述徵狀是孩子產生壓力最直接的危險訊號,值得父母參考。例如,有些孩子沒有表達對考試的感覺,然而卻在考試前後出現了這些認知、情緒或生理的徵狀,那麼父母就應該警覺到需要和孩子談談壓力了。

幫助孩子減少與因應壓力

父母應該掌握兩個重要的方向來和孩子談壓力。第一個方向是和孩子討論如何盡可能減少壓力的來源,使得孩子免於壓力的困擾;第二個方向則是針對不可抗拒的壓力,和孩子討論如何因應之道。以下的幾項建議提供給父母參考:

一、傾聽孩子的感覺

傾聽孩子的心聲與了解孩子的感覺,是發覺孩子壓力問題最重要的方式。父母可以根據孩子的年齡發展、性別、壓力的訊號,以及孩子表達的感覺或憂慮,去發覺孩子是否承受壓力的負擔與可能的壓力來源,然後和孩子討論如何移除壓力的來源,以及防止壓力的行程。在傾聽孩子的感覺時,父母最好不要把焦點集中在孩子的錯誤上,應該根據孩子的性情、能力、以及生活經驗,盡可能去符合孩子心理與情緒的需求。

二、給予孩子充分明確的資訊

避免孩子對於無知與習得無助產生恐懼,最好的方式就是藉由親子溝通的時間,給予孩子充分明確的資訊,幫助孩子對即將發生的事情做好充分的準備,讓孩子有勇氣去迎接即將來臨的挑戰。舉例來說,對即將入學的孩子,父母應該提早向孩子介紹學校的環境、認識老師與學生的角色、了解上學應盡的義務與應遵守的規範,以及體認上學的目的和價值。如果孩子生病了,父母千萬不能用孩子不乖所以生病的說法來嚇孩子,最好向孩子說明生病的原因、治療的程序與方式、醫院的環境與設備,以及早日康復的希望。父母可以幫助孩子建立一個社會支持的網絡,讓孩子能夠在穩定與受到支持的環境中,得到充分與明確的資訊,避免因焦慮挫敗而產生壓力。

三、經常花時間和孩子相處

時間雖然不能充分保證親子之間能夠建立良好的關係,然而父母經常花時間和孩子相處,卻是增進親子親密關係的必要條件。與其給孩子物質與金錢,父母不如多花時間陪陪孩子,更能夠證明對子女的愛,以及給孩子一種安全的感覺。例如,每天選擇一段不被打擾的時間和孩子進行經驗的分享,或者和孩子一起玩遊戲、說笑話,以及享受幽默與歡樂。愛與安全的感覺是對抗壓力效應最好的緩衝劑,經常花時間和孩子相處將能夠給予孩子一種保證——當孩子遭遇壓力或挫折的時候,父母永遠可以在他身旁提供支持的力量。

四、確定孩子保持充足的睡眠

專家建議五歲左右的孩子需要十一個小時的睡眠,九歲的孩子則需要十個小時的睡眠時間。睡眠不充足的孩子會喪失正常處理壓力的能力。孩子如果每天都有充足的睡眠,就能夠有充分的精神與體力去應付一天的生活事件,那麼壓力就不會越積越多、越來越難以因應。因此父母必須和孩子達成共識,明確規範與執行睡眠時間,千萬不能縱容孩子熬夜。

五、鼓勵孩子經常運動

在生理方面,運動可以強化肌肉與骨骼、緩和疲勞、增加循環與呼吸系統的功能運作,並且有助於人體分泌如腦內嗎啡的分泌;在心理方面,運動也有助於增加自信、提升復原力、減少氣餒的感覺,以及培養良好的習性。當孩子遭遇壓力的時候,深呼吸、出去打籃球、發洩過剩的精力,將能夠改善心情、提升自尊、降低腎上腺素的分泌,以及給予自己冷靜恢復的空間與時間。因此,父母可以和孩子討論喜歡的運動類型,教導孩子如何藉由運動來自我放鬆,然後安排孩子有足夠的自由時間可以玩耍與運動。

六、培養規律的生活習性

規律的生活習性對孩子來說是很重要的,如果沒有培養孩子一些正常的生活慣例,每天就會有許多不確定的事件發生。當孩子對日常狀態感到無法預測,生活將會變得混亂不堪,這種不確定性與無法預測性容易使孩子產生無形的壓力。因此,父母應該和孩子討論定時、組織與規劃的觀念,除了飲食作息的時間必須固定之外,凡事也應該做好組織與規劃。例如每天晚上睡覺前,要把隔天上課需要的東西準備好。父母可以協助孩子列出檢核表,利用一些有組織與規劃的程序,提醒孩子應該注意的事項,避免孩子因為忘記帶上課用品而可能遭到老師處罰,而形成上學的壓力。

七、建立孩子的自尊

自尊可以帶給孩子自信,讓孩子相信自己能夠應付挑戰;自尊也可以增加孩子的復原力,讓孩子在遭遇逆境或生活問題的時候,還能夠達成正向的適應。然而,孩子的自尊不應該立基於孩子的成就表現,而應該立基於孩子的自我接納以及對自己感到滿意。如果父母以孩子的成就表現來決定是否接納孩子,那麼孩子也會以這種不合理的目標來看待自己存在的價值。許多父母經常以自己的遺憾作為對孩子的期待,因而導致父母成為孩子壓力的主要來源。孩子是不同的個體,父母應該協助孩子發現長處,以孩子為中心來設定期望,並且給於孩子能夠決定自己快樂來源的尊嚴。只要凡事和孩子進行溝通,共同討論與作決定,那麼這個決定的後果所形成的壓力將會最小化,並且也能被孩子所接受與容忍。

父母是孩子對抗壓力的白血球

和孩子談壓力最終的目的就是為孩子施打預防壓力的疫苗。在行為方面,父母可以分派適合孩子年齡的家務事給孩子負責,或者提供機會與範例,讓孩子去學習解決問題的技巧;在認知方面,父母可以和孩子談主見,教導孩子樂觀積極地看待生活事件的發生;在情緒方面,父母可以和孩子分享喜怒哀樂,給予孩子無條件的積極接納與支持,提供孩子心靈的慰藉。這些預防壓力的疫苗,將能夠使孩子願意去接受挑戰,對危險不逃避退縮,即使壓力入侵,父母的支持也會化成孩子的白血球,和孩子共同對抗、因應或消滅壓力。

參考資料

Blonna, R. (1996). Coping with stress in a changing world. St. Louis: Mosby.

Clarke, G. N., Hawkins, W., Murphy, M., Sheeber, L. B., Lewinsohn, P. M., & Seeley, J. R. (1995). Targeted prevention of unipolar depressive disorder in at-risk sample of high school adolescents: A randomized trial of a group cognitive intervention. Journal of the American Academy of Child and Adolescent Psychiatry, 34, 312-321.

Cohen, S., Kessler, R. C., & Gordon, L. U. (1995). Measuring stress. New York: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Compas, B. E. (1987). Stress and life events during childhood and adolescence. Clinical Psychology Review, 7, 275-302.

Compas, B. E., Connor-Smith, J. K., Saltzman, H., Thomsen, A. H., & Wadsworth, M. E. (2001). Coping with stress during childhood and adolescence: Problems, progress, and potential in theory and research. Psychological Bulletin, 127(1), 87-127.

Compas, B. E., Worsham, N. L., Ey, S., & Howell, D. C. (1996). When men or dad has cancer: II. Coping cognitive appraisals, and psychological distress in children of cancer patients. Health Psychological, 15, 167-175.

de Anda, D. (with Bradley, M., Collada, C., Dunn, L., Kubota, J., Hollister, V., et al.). (1997). A study of stress, stressors, and coping strategies among middle school adolescents. Social Work in Education, 19(2), 87. Retrieved February 4, 2003, from Academic Search Premier database.

de Anda, D., Bradley, M., Collada, C., Dunn, L., Kubota, J., Hollister, V., Miltenberger, J., Pulley, J., Susskin, A., Thompson, L.A., & Wadsworth, T. (1997). A study of stress, stressors, and coping strategies among middle school adolescents. Social Work in Education, 19(2), 87-98.

Goreczny, A. J., & Hersen, M. (1999). Handbook of pediatric and adolescent health psychology. Boston: Allyn & Bacon.

Grant, K. E., Compas, B. E., Stuhlmacher, A., Thurm, A. E., McMahon, S., & Halpert, J. (2003). Stressors and child/ adolescent psychopathology: Moving from markers to mechanisms of risk. Psychological Bulletin, 129, 447-466.

Haley, D. W., & Stansbury, K. (2003). Infant stress and parent responsiveness: Regulation of physiology and behavior during still-face and reunion. Child Development, 74(5), 1534-1546.

Kendall, P. C., Flannery-Schroeder, E., Panichelli-Mindel, S. M., Southam-Gerow, M., Henin, A., & Warman, M. (1997). Therapy for youths with anxiety disorders: A second randomized trial. Journal of Consulting and Clinical Psychology, 65, 366-380.

Kim, K. J., Conger, R. D., Elder Jr., G. H., & Lorenz, F. O. (2003). Reciprocal influences between stressful life events and adolescent internalizing and externalizing problems. Child Development, 74(1), 127-143.

Lau, B. W.K. (2002). Stress in children: Can nurses help? Pediatric nursing, 28(1), 13-19.

Lazarus, R. S., & Folkman, S. (1984). Stress, appraisal and coping. New York: Springer.

McMahon, S. D., Grant, K. E., Compas, B. E., Thurm, A. E., & Ey, S. (2003). Stress and psychopathology in children and adolescents: Is there evidence of specificity? Journal of Child Psychology and Psychiatry, 44(1), 107-133.

Rudolph, K. D., & Hammen, C. (1999). Age and gender as determinants of stress exposure, generation, and reactions in youngsters: A transactional perspective. Child Development, 70(3), 660-677.

Rutter, M (1999). Psychosocial adversity and child psychopathology. British Journal of Psychiatry, 174, 480-493.

Sharrer, V. W., & Ryan-Wenger, N. A. (2002). School-age children’s self-reported stress symptoms. Pediatric Nursing, 28(1), 21-27.

Sroufe, L. A., Cooper, R. G., & DeHart, G. B. (1992). Child development. New York: McGraw-Hill.

Taylor, S. E. (1999). Health psychology. Boston: McGraw Hill.

Torsheim, T. Aaroe, L. E., & Wold, B. (2003). School-related stress, social support, and distress: Prospective analysis of reciprocal and multilevel relationships. Scandinavian Journal of Psychology, 44, 153-159.

Wills, T., & Shiffman, S. (1985). Coping and substance use: A conceptual framework. In T. Wills & S. Shiffman (Eds.), Coping and substance use. Orlando, FL: Academic Press.

壓力
家庭與婚姻
青少年
親子
瀏覽相關課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