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力與和平的矛盾」—如何和孩子談戰爭與恐怖主義(下)
曾文志
博士/諮商心理師
2020/02/03
25
父母應該幫助孩子平衡對戰爭與恐怖主義的負面概念,試著鼓勵孩子幫助戰爭或災難地區的人們,陪孩子作卡片、寫信,捐贈玩具、衣服、書籍,送救援物資給紅十字會等人道救援團體,或者參與國際救援組織的活動。

解決難題的著力點

孩子對戰爭與恐怖主義的心理反應與成人有所不同,主要是因為孩子的生理、認知、情緒與社會發展尚未成熟。在孩子的發展歷程中,戰爭與恐怖主義對孩子的心理影響,往往隨著孩子個人發展與家庭系統而有不同的結果。具體而言,在孩子的發展背景中,有許多中介因素影響著這種壓力源對孩子的效應。其中,孩子的年齡、主觀的認知評估、父母的反應、家庭與社區系統的支持結構,以及戰爭與恐怖主義相關壓力源的頻率與強烈程度,都是十分重要的中介因素。

對於學齡前的兒童而言,媒體與成人所討論的戰爭與恐怖主義,以及所涉及的政治和社會議題,大多超過他們認知能力所能理解的範圍。雖然,他們聽不太懂這些事情,然而,他們卻最有可能被他們所看到的影像和聲音所困擾,而且他們也能夠感受到週遭人們的情緒。因此他們可能知道有恐怖的事情發生了,但是卻無法釐清因果關係,往往對事實感到混淆,甚至產生因為自己做錯事所以恐怖事情才會發生的幻想。

至於七至十一歲的學齡兒童則已經能夠知道別人的想法,開始有邏輯性的去看待戰爭與恐怖主義的發生。這個階段的孩子經常會提出具有挑戰性的問題,他們也能夠看出暴力衝突與和平解決之間的矛盾;因此,有些孩子可能因看到戰爭的殘酷,而對戰車、飛機等軍事活動的熱情漸漸消退,也有可能更加傾向侵略攻擊的行為模式。對於新聞媒體的重複播報,學齡兒童有時不易分辨媒體是否在播報同一事件,而可能錯以為恐怖事件發生很多次,而且真實的影像往往會讓孩子覺得事情就發生在他的附近,因而可能產生悲劇恐將降臨在自己身上的恐懼。

十二歲以上的青少年則具有更抽象與獨立的思考能力,可能會從宗教、道德、種族等較為抽象的層面去思考戰爭與恐怖主義的發生。有些孩子可能透過相關資訊收集、和同儕討論、在課堂學習等,來滿足自己的困惑;有些孩子甚至會覺得自己應該對於所發生的事情作出行動或回應。不過在情緒的表達上,比起年齡較小的孩子,青少年比較會隱藏內心的感覺,對於戰爭與恐怖主義所帶來的壓力,青少年情緒困擾的程度也可能比較深。

許多研究指出,父母對戰爭與恐怖主義的心理反應往往影響孩子的發展適應。大多數孩子的壓力症狀與母親的壓力反應具有顯著的相關,尤其是處於戰爭或恐怖攻擊相關壓力源的當下,親子之間具有穩定的情緒關係是很重要的,然而,更重要的是,如果一個家庭缺乏凝聚力,或者經常發生無法解決的衝突,那麼孩子的適應會更加困難(Joshi & O’Donnell, 2003)。通常,生活在一個支持的家庭環境,孩子比較能夠去承受社會的風險與挑戰。在孩子與家庭之間如果能夠建立依附的安全感,將可以緩衝戰爭與恐怖主義所帶來的壓力。

當戰爭或恐怖攻擊發生時,每個孩子各有不同來自戰爭與恐怖主義相關的壓力源,這些壓力源的頻率與強烈程度,將影響孩子不同的心理反應與適應結果。以接收相關媒體資訊為例,研究指出,隨著孩子接收有關恐怖攻擊事件報導的程度越高,孩子的創傷後壓力症候群的測驗得分也越高。當許多與戰爭相關的壓力源累積增加時,如果缺乏適當的家庭與社區支持的話,許多心理問題極有可能隨之而產生。

幫助孩子的策略

向孩子解釋戰爭與恐怖主義不是一件容易的事,然而,最近幾年所發生的戰爭與恐怖攻擊事件已經在全球引起了不安。跟孩子討論這個話題並不會增加孩子的恐懼,如果讓孩子將感覺隱藏在心,反而可能對孩子的發展會有不良的影響。父母想要開啟這個話題,從詢問孩子的想法與感覺著手,就是一個好的開始。

一、了解孩子的感受

父母應該瞭解,許多需要幫助的孩子,並不會主動尋求幫助。當孩子知道某地發生戰爭或恐怖攻擊事件的時候,父母應該要察覺孩子是否有不安的跡象。每個孩子對事件的反應都是不同的,如果父母能夠瞭解孩子對戰爭或恐怖攻擊事件的感覺,就比較能夠知道該如何去幫助孩子。雖然年齡較小的孩子可能會主動提出相關問題,但有些孩子可能不太願意跟父母討論他們對於戰爭與恐怖主義的感覺,有些孩子可能沒有意識到自己受到媒體報導的影響有多深。父母應該尊重孩子是否想要討論這個主題的意願,可以鼓勵孩子說出自己的感受,但千萬不要強迫孩子,有時,讓孩子用畫圖或其他活動來表達情緒也是不錯的方式。最要緊的是,父母不應該預設立場限定孩子必然的反應,更不應該輕忽孩子的恐懼與焦慮。當孩子的負面感覺被父母最小化的時候,孩子往往會感到尷尬羞愧而更加封閉自己的感覺。因此,多注意孩子的生理狀況、遊戲行為、面部表情與姿勢、以及說話語調和表達的內容,這些細微的線索可以傳達孩子沒有直接說出來的需求。從了解孩子的感受中,可以漸漸培養孩子公開和父母談這個主題的意願,除非孩子已經做好準備,否則父母不應該強迫孩子討論這個主題。

二、穩定孩子的情緒

在某個創傷事件後出現壓力、憤怒或恐懼,是一種普遍的現象。例如台灣曾經發生過的SARS風波、總統遭受槍擊事件等,許多成人無法克制自己看電視報導的衝動,不安的情緒也會感染到週遭的家人。我們可以理解遠在阿拉伯油田的恐怖攻擊事件連帶引發油價大漲與股市大跌,這種政治經濟與社會民生的效應往往使得許多父母情緒更加焦躁。因此,父母應該在和孩子討論戰爭與恐怖主義之前處理好自己的情緒,盡量保持冷靜並採用正向的方式來幫助孩子度過不安的時期。

對於年齡較小的孩子,父母可以幫助孩子掌握恐懼與焦慮的根源。例如列出不同的主題,請孩子寫下目前戰爭對國家、經濟、家人、朋友及自己造成哪些困擾。如果孩子有不安全感,父母可以對孩子說明軍隊將如何保護人民,警察如何維持社區秩序,醫療科技如何救助生命,以及各國領袖如何聯合外交政治共同處理危機。提供孩子可信任的事實、資訊,以及成人負責與安全優先的保證,將能夠避免孩子擔心可能發生不幸的恐懼,並且重拾安全的感覺。至於年齡較大的孩子,父母則應該多花一點時間,有耐心地去回答他們的問題,或者創造一些對話的機制,矯正孩子可能從同儕或媒體形成的錯誤觀念。父母應該避免誇張及過度的反應,更不可使用極端的批評和加油添醋的形容。給孩子有希望的信念是比較重要的,戰爭與恐怖主義雖然殘酷,但是訓練孩子正視與設法克服恐懼,才是正向有建設性的作法。

三、對孩子解釋衝突

當孩子詢問為什麼會發生戰爭或恐怖攻擊,父母可以向孩子解釋有關人們彼此間存在的差異。因為,每個人都有不同的意見與感受,所以人與人之間發生不和或爭執是很普遍的現象。父母可以告訴孩子,國家、民族等群體和人一樣也會發生爭執,但是在大多數的時候,群體會通過決議用和平的方式解決彼此的紛爭,例如談判就是用非暴力解決爭端的一種方式,而藉由聯合國這類組織出面協調,亦可以幫助各國和平解決爭端。雖然有些國家或群體利用暴力的手段來解決衝突,但是父母應該強調這是不對的,因為人們將要為毀滅與傷害付出很大的代價。父母可以教導孩子,當人們跟他人意見不和起衝突的時候,一定要先停止、觀察、傾聽、思考。這四個步驟可以阻止憤怒與衝動,兼顧自己與別人的立場,並且想出可能解決的方案,使人們不會作出後悔莫及的事情。

四、讓孩子瞭解事件的脈絡

父母如果希望孩子對戰爭與恐怖主義有正確的認知與態度,應該讓孩子理解戰爭與恐怖主義的概念和緣由。父母可以使用適合孩子年齡的措辭和語言,保持中立的態度,坦承提供答案和訊息,向孩子解釋正在發生的戰爭或恐怖攻擊是真實的,並非虛擬的電影情節或電子遊戲。在戰爭或恐怖攻擊中,人們的傷亡與基礎建設的毀滅都是必須要去承擔的風險。父母可以利用歷史與地理的教材,幫助孩子理解戰爭與恐怖主義,以及目前的國際局勢。有些事件有其背後的歷史因素,例如探討2003年伊拉克戰爭爆發的緣由,可能要追溯到1990年伊拉克入侵科威特開始,進而探討1991年的波斯灣戰爭,直到伊拉克接受和平條件為止。隨著孩子的年齡,父母可以擴展教材的廣度與深度,陪孩子在圖書館或網路上查詢相關術語與資訊,或者利用地圖、地球儀來協助孩子瞭解事件的全貌、意義及價值。父母想要幫助孩子學習戰爭與恐怖主義的概念,不能仰賴電視媒體的新聞報導,反而應該監督孩子取得資訊的來源,防止媒體掌控孩子的情緒。

五、和孩子規範生活作息

最近的戰爭和恐怖攻擊雖然沒有發生在台灣,但是透過電視、印刷媒體、網路訊息等相關的報導,孩子目睹了痛苦的場面和災難,可能會感到壓力導致恐懼、惡夢與睡眠失調。因此,限制孩子接觸含有大量暴力內容的電視節目、電影、雜誌、網站和電子遊戲是很重要的。父母可以制定一個合理的電視計畫,設計一份日誌表格,請孩子每天填寫當天所看的電視時間、節目與內容描述,並在睡覺前交給父母檢查。對於年齡較小的孩子,父母應該盡可能和孩子一起觀看電視節目,對於年齡較大的孩子,父母可以定期詢問他們對電視節目、網路新聞的觀感。除此之外,父母應該規範孩子參與除了看電視或上網以外的活動,例如運動、聽音樂、閱讀等等,以紓解戰爭或恐怖攻擊事件所帶來的壓力。父母應該對於孩子的生活作息要有所限制、計畫、參與、與鼓勵,盡量不要讓媒體報導的戰爭與恐怖攻擊事件打亂生活的規律、增加看電視或上網的時間、減少運動和睡眠,這樣會增加孩子的心理壓力。

六、教導孩子尊重與理解他人

戰爭與恐怖主義提供一個適當的機會,讓父母和孩子討論偏見、刻板印象,以及侵略和暴力行為。人們很容易在衝突發生後以偏見和刻板印象去責備別人,父母應該在這個議題上監督自己的想法並且小心處理。和孩子討論戰爭和恐怖主義時,父母應該提防自己的陳述隱含絕對的權威,讓孩子感覺他們的意見或價值是錯的或不好的,將會造成孩子不想討論,或者覺得自己很笨或不夠優秀。父母應該允許孩子有不同的意見,並且透過親子溝通促進尊重和理解。因為在多元化的社會中,孩子將會接觸到其他的文化和種族,必須學習容納多元與尊重差異。和孩子討論戰爭與恐怖主義經常會涉及人際衝突、誤解、地區與文化差異的問題,父母能夠做出寬容的示範是很重要的,千萬不能以偏概全地歸咎於特定的群體,這將會使得孩子陷入偏執的境地。不要因為某一恐怖攻擊事件是信仰某一宗教的組織所為,就概括的認為這個宗教團體都是恐怖份子。行使暴力者的文化群體不應該受到連座的歧視與被視為代罪羔羊,失去人性才是我們的敵人。父母應該幫助孩子平衡對戰爭與恐怖主義的負面概念,試著鼓勵孩子幫助戰爭或災難地區的人們,陪孩子作卡片、寫信,捐贈玩具、衣服、書籍,送救援物資給紅十字會等人道救援團體,或者參與國際救援組織的活動。當災難發生時,把重心放在從事有建設性的活動,將能讓孩子學習幫助他人,並且肯定自己。

幫助孩子度過不安的時期

由於孩子處於發展中的狀態,父母有許多著力點可以幫助孩子處理災難事件的創傷與壓力,更可以藉由危機的發生培養孩子的復原力。我們雖然期望世界和平,但卻不能沒有接受衝突的勇氣與解決能力,對於既然已經發生的悲劇,父母可以從更積極正向的態度,幫助孩子度過不安的時期與建立正確的信念。

參考資料

Bolz, F., Dudonis, K. J., & Schultz, D. P. (1996). The counter-terrorism handbook: Tactics, procedures, and techniques. Boca Raton, FL: CRC Press.

Desivilya, H., Gal, R., & Ayalon, O. (1996). Long-term effects of trauma in adolescence: Comparison between survivors of a terrorist attacks and control counterparts. Anxiety, Stress and Coping, 9, 1135-1150.

Gurvitch, R. H., Sitterle, K. A., Young, B. H., & Pfefferbaum, B. (2002). The aftermath of terrorism. In A. M. Le Greca, W. K. Silverman, E. M. Vernberg, & M. Roberts (Eds.), Helping children cope with disasters and terrorism (pp. 327-358). Washington, DC: American Psychological Association.

Joshi, P. T., & O’Donnell, D. A. (2003). Consequences of child exposure to war and terrorism. Clinical Child and Family Psychology Review, 6(4), 275-292.

Klingman, A. (2002). Children under stress of war. In A. M. LeGreca, W. K. Silverman, E. M. Vernberg, & M. Robert (Eds.), Helping children cope with disasters and terrorism (pp. 359-380). Washington, DC: American Psychological Association.

Miller, L. (2002). Psychological interventions for terroristic trauma: Symptoms, syndromes, and treatment strategies. Psychotherapy: Theory/Research/Practice/Training, 39(4), 283-296.

Nader, K., Pynoos, R., Fairbanks, L., Al Ajeel, M., & Al-Asfour, A. (1993). A preliminary study of PTSD and grief among the children of Kuwait following the gulf crisis. British Journal of Clinical Psychology, 32, 407-416.

Pfefferbaum, B. (2001). The impact of the Oklahoma City bombing on children in the community. Military Medicine, 166(Suppl.2), 49-50.

Pfefferbaum, B., Seale, T. W., Brandt, E. N., Pfefferbaum, R. L., Doughty, D. E., & Rainwater, S. M. (2003). Media exposure in children one hundred miles from a terrorist bombing. Annals of Clinical Psychiatry, 15(1), 1-8.

Schuster, M. A., Stein, B. D., Jaycox, L. H., Collins, R. L. Marshall, G. N., Elliot, M. N. (2001). A national survey of stress reactions after the September 11, 2001 terrorist attacks. New England Journal of Medicine, 345, 1507-1512.

Shaw, J. A. (2003). Children Exposed to War/Terrorism. Clinical Child and Family Psychology Review, 6(4), 237-246.

UNICEF (1996). The state of the world’s children 1996. New York: UNICEF.

UNICEF (2000). The state of the world’s children 2000. New York: UNICEF.

親子
青少年
家庭與婚姻
瀏覽相關課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