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往世界的橋樑」—如何和孩子談友誼(下)
曾文志
博士/諮商心理師
2020/02/04
30
為孩子搭起友誼的橋樑,是讓孩子向世界前進,而不會被封閉在家裡的象牙塔中。友誼可以讓孩子學習「愛」,而懂得愛的孩子不僅會愛朋友,也會愛家人。

為孩子搭起友誼的橋樑

孩子擁有朋友、朋友具有良好社會化的特質、以及孩子和朋友之間親密與支持的程度越高,對孩子的發展往往會有相對正面的影響。因此,父母和孩子談友誼,並不光是培養孩子的社交技能或鼓勵孩子多交朋友就可以了,受歡迎的孩子並不意味著大量友誼可對他的發展具有完全正面的影響,父母應該要去關心孩子朋友的特質,以及教導孩子如何去對待朋友、了解朋友、支持朋友,才能提升孩子和朋友之間友誼的素質。

一、當孩子處於不同的發展階段時

對於學齡前的幼兒來說,友誼是一種比較具體的關係,幼兒需要很多實際的活動和物品來練習如何發展友誼。父母可以安排孩子和一些不同年齡、背景的孩子有接觸與遊戲的機會,並且教導孩子一些遠離麻煩的社交技巧。例如,父母要告訴孩子,如果你想參與一個團體的遊戲,你可以提出請求;跟別人一起玩時,可以說出你的感覺,要記得動口不動手;除非得到同意,否則不能任意的拿走別人的東西;還要耐心等待輪到你的時候。父母還可以提供一些孩子必須要和別人一起使用的玩具,避免孩子在團體中各玩各的。這個年齡階段的孩子所發展的友誼通常不會維持很久,發生衝突也是很正常的。所以,當孩子不願意跟別人分享時,父母也不應該強迫孩子,給孩子自主與具體的發展友誼的機會才是比較重要的。

上學後的孩子所發展的友誼逐漸擴展到心理的層面,因此,傾聽孩子的感覺是很重要的。對於孩子和朋友之間的關係,父母不要太過於介入,有時孩子和朋友發生口角時,傾聽孩子的感覺與留給孩子學習衝突管理的機會,可能是比較重要的。當孩子的朋友背叛孩子、使孩子成為代罪羔羊、或對孩子做出惡毒殘忍的行為時,這時父母就應該採取介入的行動,對孩子進行輔導。父母需要告訴學齡孩子,朋友之間是要互相幫助、互相信任的。當孩子無法提供朋友協助而使友誼受到傷害時,父母可以教導孩子如何對朋友道歉,並提出無法協助的解釋或理由。

對於青少年的孩子,父母應該先和孩子溝通,設定好一些有關和朋友相處的規則,包括和朋友相處的時間、金錢的來往、從事的活動,以及行為價值等方面。青少年的友誼會逐漸發展親密與忠誠的特質,父母應該尊重青少年孩子和朋友在一起的隱私權,因為大部分的孩子到了這個年齡階段已經能夠自己處理一些友誼的問題。父母應該讓孩子知道,父母會支持孩子去了解朋友、對朋友坦誠,同時也要教導孩子在親密關係的發展上,要把握循序漸進與有來有往的原則。當孩子已經有獨立判斷的能力時,鼓勵孩子去了解朋友將可以提升友誼的素質。

二、當孩子沒有朋友時

有些年紀較小的孩子會有想像的朋友,這並不是一種異常的現象,有時想像的朋友對孩子來說,可能是一種創造力的表現,也往往能讓孩子學習因應與減輕焦慮。但孩子如果已經上了小學,放學後卻不會出去玩,也不會對父母提起學校裡的朋友,這可能就是一種沒有朋友的警訊。當孩子一個朋友也沒有時,貶低、責備孩子,或強迫孩子交朋友都是不應該的。父母可以為孩子創造發展友誼的機會,包括擴展社會網絡或為孩子安排課外活動都是很重要的第一步。如果孩子不喜歡出去打球,而只喜歡在家裡玩積木,父母也不應該試圖強迫孩子一定要到戶外去認識朋友。相對的,培養孩子良好的習慣與嗜好,並根據孩子的特質來安排課外活動,讓孩子能接觸到興趣相投的人,都有助於孩子結交朋友。最重要的是,父母應該傾聽孩子,幫助孩子排除情境的阻力,容許孩子有足夠的時間與精力去發展友誼。如果孩子對喜歡的人開誠佈公、付出很多,卻總是沒有得到回應,父母應該告訴孩子,友誼的關係是相互的、成對的,而不是單向的,因此交朋友一定要把握循序漸進與有來有往的原則,千萬不能太過急躁而造成別人不舒服的感覺。

三、當孩子對接觸者感到害羞、退縮或焦慮時

有些孩子一接觸到陌生的人,總是會有害羞、退縮或產生焦慮的感覺。遇到這種情況,父母切忌把孩子拿來跟其他外向的孩子相比較、把孩子的恐懼感當笑柄,或給孩子貼上害羞的標籤。在孩子尚未準備好想跟接觸者進一步發展友誼之前,千萬不要強迫孩子和接觸者互動。父母應該先和孩子溝通,了解孩子所接觸到的人是否具有攻擊性或讓孩子感受威脅。如果孩子的個性比較容易緊張,父母可以提供機會並鼓勵孩子和年齡比自己小的孩子交朋友,以減輕壓力。父母應該常常提醒內向孩子,在友誼發展之初,找不到共同的話題可聊是很正常的,焦慮和害羞也是可以被諒解的。在一個新的環境不需要趕著交朋友,要讓孩子了解自己有充分的控制權可從容地去發展友誼。

四、當孩子同朋友表現反社會行為時

如果孩子同朋友表現反社會行為時,聯絡孩子朋友的家長或老師,使孩子和朋友得到適當的懲罰是必要的。然而,假使父母處罰了自己的孩子,而孩子的朋友卻沒有得到處罰的話,往往會讓孩子感到憤恨不平,除非,父母能夠及早和孩子溝通,訂定一套行為的規範,建立良好的紀律與處罰系統,否則,處罰後的解釋是很重要的。父母除了要規範自己孩子的行為,還要經常關心與詢問孩子的朋友,例如邀請孩子的朋友到家裡來訪,試圖了解孩子朋友的特質,以及孩子和朋友相處時的行為表現。所謂幼吾幼,以及人之幼,把孩子的朋友當作自己的孩子來關心與教育,往往能夠減少孩子和朋友的反社會行為。

五、當孩子和朋友吵架時

孩子和朋友發生衝突總是難免,如果孩子和朋友吵架,而對父母抱怨朋友的不是,父母應該避免當一個偵探或裁判。教導孩子衝突管理的技能,比告訴孩子誰對誰錯還要重要。例如,父母可以告訴孩子,和朋友意見衝突時,可以先跳脫情境,或設法讓彼此冷靜下來,然後教導孩子和朋友共同去收集資料,檢視自己的看法,妥協不一致的意見。如果孩子認為朋友做錯事,父母應該教導孩子去傾聽朋友的解釋。如果孩子因為和朋友吵架而感到沮喪時,父母則可以告訴孩子,道歉或各退一步將可以化解許多不愉快的經驗。

六、當父母不喜歡孩子的朋友時

父母總是希望孩子的朋友是個有禮貌誠實聰明沒有不良習慣的人。如果孩子的朋友有什麼缺陷,父母往往會擔心這些缺陷將會對自己的孩子形成不良的影響。然而,如果父母試圖去阻止孩子和朋友在一起,那麼對孩子來說,這種友誼可能反而更有吸引力。因此,當父母不喜歡孩子的朋友時,父母應該跟孩子談談,嘗試去理解或接納孩子為什麼喜歡這個朋友的真正理由。孩子總是需要去學習如何和不同的朋友相處,孩子的朋友也不可能都是完美無缺的。父母應該避免強迫孩子跟朋友斷交,而應該幫助孩子去探索朋友、了解友誼的真諦、發現和朋友的關係是否具有危險性。假設孩子的朋友是具有危險性的,例如幫派份子或有嚴重的行為偏差,那麼父母則有責任告訴孩子這種友誼潛在的危險性,讓孩子嘗試理解或接納父母為什麼不喜歡這個朋友的真正理由。

懂得愛的孩子將一生受益無窮

孩子在前青少年時期(約8歲半~10歲左右)如果真正交到朋友並建立友誼,父母將可以發現孩子已經開始發展出一種他人也很要緊的感覺。這種感覺不是我該怎麼做來得到我想要的,而是我該怎麼做來奉獻我自己,使值得的朋友得到幸福,或擁護與支持朋友的聲望和感覺。當孩子把朋友看得很重要,甚至遠超過家人時,父母難免會感到心理不平衡。儘管如此,父母仍應該體認到,為孩子搭起友誼的橋樑,是讓孩子向世界前進,而不會被封閉在家裡的象牙塔中。友誼可以讓孩子學習「愛」,而懂得愛的孩子不僅會愛朋友,也會愛家人。鼓勵孩子和良好社會化的朋友建立親密與支持的友誼,將使孩子一生受益無窮。

參考資料

Berk, L. E. (1997). Child development (4th ed.). Boston, Allyn and Bacon.

Buhrmester, D. (1990). Intimacy of friendship, Interpersonal competence, and adjustment during preadolescence and adolescence. Child Development, 61(4), 1101-1111.

Cauce, A. M. (1986). Social networks and social competence: Exploring the effects of early adolescent friendships. American Journal of community Psychology, 14, 607-628.

Damon, W. (1977). The social world of the child. San Francisco: Jossey-Bass.

Fehr, B. (1996). Friendship processes. Thousand Oaks, CA: Sage.

Fehr, B. (2000). Friendship. In Kazdin, A. E. (Ed.), Encyclopedia of Psychology, Vol. 3. (pp. 403-407). Washington, DC: American Psychological Association.

Hartup, W. W. (1995). The three faces of friendship. Journal of Social and Personal Relationships, 12, 569-574.

Hartup, W. W. (1996). The company they keep: Friendships and their developmental significance. Child Development, 67, 1-13.

Hartup, W. W., & Stevens, N. (1997). Friendships and adaptation in the life course. Psychological Bulletin, 121(3), 355-370.

Kanner, A. D., Feldman, S. S., Weinberger, D. A., Ford, M. E. (1987). Uplifts, hassles, and adaptational outcomes in early adolescents. Journal of Early Adolescence, 7(4), 371-394.

Keller, M., & Wood, P. (1989). Development of friendship reasoning: A study of interindividual differences in intraindividual change. Developmental Psychology, 25(5), 820-826.

Ladd, G. W., (1990). Having friends, keeping friends, making friends, and being liked by peers in the classroom: Predictors of children’s early school adjustment? Child Development, 61, 1081-1100.

Ladd, G. W., Kochenderfer, B. J., & Coleman, C. C. (1996). Friendship quality as a predictor of young children’s early school adjustment. Child Development, 67, 1103-1118.

Mannarino, A. P. (1978). Friendship patterns and self-concept development in preadolescent males. Journal of Genetic Psychology, 133(1), 105-110.

McGuire, K. D., & Weisz, J. R. (1982). Social cognition and behavior correlates of preadolescent friendship. Child Development, 53(6), 1478-1484.

Newcomb, A. F., & Bagwell, C. L. (1995). Children’s friendship relations: A meta-analytic review. Psychological Bulletin, 117(2), 306-347.

青少年
親子
瀏覽相關課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