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祥和社會的美德」—如何和孩子談容忍(下)
曾文志
博士/諮商心理師
2020/02/04
18
孩子需要透過複雜的社會化過程來學習容忍,容忍無法閉關修煉,因為沒有多元的情境,就沒有容忍的產生。因此,父母應該多帶孩子接觸多元的社會與文化,例如透過地理的遷移,經常旅遊,讓孩子認識不同地區的民族、文化、職業結構與風俗思想。

如何發展孩子的容忍

1950年代,學者史托佛曾經研究過美國人對公民自由的態度,並以社會心理學的架構,對容忍的產生提出解釋。史托佛認為,生活於多元的社會和文化之中,有助於人們理解為了維繫民主社會而保障公民自由的重要性;透過教育、都市化、地理遷移、接收大眾媒體,以及改變職業結構等過程,將可使人們接觸到不同於自己的價值、信仰及生活方式,讓人們發現不同文化起源的人並不危險,並願意接納保障公民權利的事實,也就能夠使人們產生容忍。由於社會與人口有持續朝向多元化發展的趨勢,因此當時史托佛假設,未來的人們將會變得更容忍。20多年後,一些研究者檢視了史托佛的假設,發現接觸社會和文化的多元,的確對容忍的產生很重要。這項研究以教育、都市大小、地域、暴露於大眾媒體新聞、性別、與職業為指標,研究結果發現除了更多暴露於大眾媒體新聞與更多的婦女就業這兩種因素並沒有顯著提昇人們的容忍之外,經過20多年的教育、都市化、地理遷移,以及改變職業結構等過程,人們的容忍量表得分的確比以前高了。

如何培養孩子的容忍?有一項研究提出,教導孩子容忍可以用邏輯推論的方法,以及提供資訊與知識,讓孩子更了解他人的不同,以及他人為何有不同的想法或舉動。邏輯推論的方法有兩種模式,第一種模式稱為命題的思考,第二種模式稱為敘事的思考。命題的思考是利用一些邏輯的論點,引出與背景無關的原理或有效的歸納,例如提供許多的範例,讓孩子根據這些範例中的行為,歸納出容忍的意義與原則。敘事的思考則是呈現或陳述一些具體的情境,以了解這些事件對特定人們的意義,例如提供一個故事,讓孩子閱讀或用角色扮演的方式,使孩子從每個角色的觀點來詮釋故事中的事件對不同角色的意義。命題與敘事思考這兩種推論的方法,可以使孩子更加了解意見衝突時,每個人各有其立場,如果孩子能夠了解一個人會有不同意見的理由,以及這些理由如何影響這個人形成某種立場的歷程,孩子的心胸往往會隨著理解程度的提昇而更加寬闊。

避免孩子產生偏見或刻板印象

偏見是一種未審先判的見解與態度;刻板印象則是一種對別人過度擴大、扭曲真實性的想法或印象。偏見與刻板印象是容忍的殺手,也是仇恨的開端。當一個人表現討厭的舉動,甚至是惡意地攻擊時,如果孩子存有偏見或刻板印象,則往往會產生恐懼與憤怒。然而,解決恐懼與憤怒,並不能靠憎恨與復仇。發洩仇恨和伸張正義是不同的,因此,父母需要教導孩子消除偏見與刻板印象,並以容忍來對抗仇恨,這樣才能真正公平與正義地達到和平解決衝突的目的。

一、讓孩子了解容忍的殺手

容忍的殺手來自於因恐懼而產生的投射、猜忌、輕蔑、控制慾、粉飾,以及不當的教化。如何讓孩子了解容忍的殺手?這個答案則在於了解恐懼的表現。父母可以告訴孩子,如果我們把自己的恐懼投射在他人身上,這是一種不公平的對待方式。例如一個害怕自己長相醜陋的人,因此而不喜歡所有長相醜陋的人,這就是一種恐懼的投射。有時,人們因為他人的不同,而感覺安全受到威脅,就像恐懼外星人的心理一樣,這是因為人們對自己沒有信心而產生猜忌,把陌生幻想成危險,這樣也會導致心胸狹窄的不容忍。如果一個人害怕他人的不同會挑戰到自己的地位,其實這是來自於這個人認為自己比別人重要,而想要貶低他人。這種優越感所引發的輕蔑,也是容忍的殺手,父母應該告訴孩子各有所長的重要,以及自尊心是來自於發揮自己的長處,而不是來自於自己比別人重要的感覺。

父母應該讓孩子了解,把人作出區隔與分類(例如分本省人、外省人),這其實是一種人類控制慾望的表現。許多人會害怕沒有區隔與分類會造成混亂,而想要利用控制權來維持秩序與安定的局面,就像過去的二二八事件與美麗島事件,如果因此而抑制到他人成長的空間,這將會扼殺了個人的權利與自由。有時,人們會去模糊事物的焦點,因為害怕當真相大白之後會造成混亂而刻意掩飾或製造盲點,這也是容忍的殺手。父母應該告訴孩子多元的想法對鑑別不正確的觀念與追求事實真相的重要性。最後,許多的偏見與刻板印象,其實是來自於不當的教化,包括父母教養、學校教育、社會影響、政治手段、以及大眾媒體的傳播。近年來許多父母則會告誡孩子不要跟陌生人說話,因為人心險惡、居心叵測,所以要懂得拒絕別人來保護自己,這也容易讓孩子對陌生產生恐懼,而習得投射、猜忌、輕蔑、控制慾與粉飾。透過教化來扼殺容忍,其實是一種非常悲哀而無奈的現象,儘管是為了孩子好,父母仍應該盡量減少孩子對他人不同的恐懼,讓孩子了解他人的不同不等於危險。

二、告訴孩子良知自主的重要性

容忍是接納他人的不同,然而他人的不同卻有很多種,有些是與生具來的狀態,有些則是他人的選擇。年紀越小的孩子,越需要透過學習與認知,來分辨這些不同想法或舉動是違背準則,或者只是相對的主觀反應,以及這些想法或舉動是否有其文化的背景,以判斷與思考容忍的界線。容忍的界線不是固定不變的,而是一種價值的平衡。父母可以告訴孩子,容忍應該出自於良知的自主,根據道德架構來判斷他人的不同是否危害到個人的權利與福利。讓年紀較小的孩子學習與體認有些他人的不同是危險的,有些則不是;造成傷害與不公平的結果,才是不應該容忍的。因此父母可以教導孩子,對於不贊同的想法或舉動,要放棄自私與功利,要秉持著良知的自主,才能在保障自由與維護正義之間取得最佳的平衡。

三、鼓勵孩子「去中心化」的相對主義

他人的不同如果與事實不符或違背真理,有些孩子會認為這是錯的,所以不該容忍。然而在後現代主義的社會,客觀的真理不再是唯一的判斷準則,變動與多元,則是後現代社會的文化特徵。因此,父母可以教導孩子分辨,接納不同於客觀真理的想法,並不等於為這個想法背書。人們是可以去懷疑客觀的真理,我們要對真實世界的不同理解抱持著開放的態度。父母要告訴孩子,不要去尋找一個中心準則,要去接納多樣的觀點,才能產生豐富的理解。如果我們用相對主義來看待他人的不同,那麼所有的意見都是同樣有效的,所有的真理與想法也是相對的,所有的種族、宗教、政治上的信念都是相對於文化認同的真理。

四、幫助孩子用邏輯方法理解他人的不同

發展孩子的容忍,父母應該建立一種可信性,讓孩子在學習容忍的過程中,渴望得到專業和有價值的資訊與知識,以理解他人的不同。父母應該扮演一個專家,常常提供孩子容忍的典範,引導孩子用邏輯的方法,從這些典範中歸納出容忍的意義不是懦弱的忍受或冷漠,而是在很多情境中,自己對抗自己不贊同他人的反應。父母還可以經常提供故事,讓孩子閱讀或進行角色扮演。讓孩子從故事的敘述中去理解人們為何會有不同的決定和舉動,以及這些決定和舉動如何影響他人的生活。提供孩子故事與敘事思考可以讓孩子產生移情作用,對他人的不同產生情意的反應,而體認到同理、尊重、接納與容忍他人的重要。

六、多讓孩子接觸多元的社會與文化

容忍是一種價值的判斷,孩子需要透過複雜的社會化過程來學習容忍。容忍無法閉關修煉,因為沒有多元的情境,就沒有容忍的產生。因此,父母應該多帶孩子接觸多元的社會與文化,例如透過地理的遷移,經常旅遊,讓孩子認識不同地區的民族、文化、職業結構與風俗思想。父母盡量不要以保護孩子或安全為由,而限制孩子接觸外在的世界。接觸多元並不危險,容忍不能在象牙塔中修煉。

學習根據良知自主來發展容忍

當今國際上因恐怖攻擊事件不斷,一方面有許多人對中東地區的回教民族產生了不公平的聯想,一方面也有許多人重新倡導容忍的重要性。在台灣社會中,選舉製造了許多政治的仇恨與紛爭,亟待容忍來平息與緩和對立。在每個家庭,婚姻關係與親子之間的衝突頻繁,唯有容忍才能化解衝突與暴戾。為了世界、國家與家庭民主的發展,父母的以身作則,以及培養孩子的容忍,是維持世界和平、社會祥和、族群和諧與家庭和睦最根本的方法,也是保障個人自主與正義的政治方針。不過,與其直接用容忍是正當的原則來歌頌容忍的美好,父母還可以用間接、邏輯與脈絡式的方法,讓孩子學習根據良知的自主來發展容忍,以及批判與思考容忍的界線。

參考資料

Avery, P. (1988). Adolescents, civic tolerance, and human rights. Social Education, Nov./Dec., 534-537.

Broglio, F. M. (1997). Tolerance and the law. Ratio Juris, 10(2), 252-265.

Colesante, R. J., & Biggs, D. A. (1999). Teaching about tolerance with stories and arguments. Journal of Moral Education, 28(2), 185-199.

Enright, R. D., & Lapsley, D. K. (1981). Judging others who hold opposite beliefs: The development of belief-discrepancy reasoning. Child Development, 52, 1053-1063.

Haarscher, G. (1997). Tolerance of the Intolerant? Ratio Juris, 10(2), 236-246.

Meyer, M. J. (2002). Two forms of toleration. Journal of Social Philosophy, 33(4), 548-562.

Pasamonik, B. (2004). The paradoxes of tolerance. The Social Studies, September/October, 206-210.

Stouffer, S. A. (1955). Communism. Conformity and civil liberties. New York: Doubleday.

Valdés, E. G. (1997). Some remarks on the concept of toleration. Ratio Juris, 10(2), 127-138.

Vogt, W. P. (1997). Tolerance and education: Learning to live with diversity and difference. Thousand Oaks: Sage Publications.

Wainryb, C., Shaw, L. A., & Maianu, C. (1998). Tolerance and intolerance: Children’s and adolescents’ judgments of dissenting beliefs, speech, persons, and conduct. Child Development, 69(6), 1541-1555.

Wainryb, C., Shaw, L. A., Langley, M., Cottam, K., & Lewis, R. (2004). Children’s thinking about diversity of belief in the early school years: Judgments of relativism, tolerance, and disagreeing persons. Child Development, 75(3), 687-703.

Wainryb, C., Shaw, L. A., Laupa, M., & Smith, K. R. (2001). Children’s, adolescents’, and young adults’ thinking about different types of disagreements. Developmental Psychology, 37(3), 373-386.

Williams, Jr. J. A., Nunn, C. Z., & Peter, L. St. (1976). Origins of tolerance: Findings from a replication of Stouffer’s communism, conformity, and civil liberties. Social Forces, 55(2), 394-408.

青少年
親子
瀏覽相關課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