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的動力系統」—如何和孩子談樂觀(上)
曾文志
博士/諮商心理師
2020/02/04
19
樂觀與悲觀的差異,會使孩子在壓力情境下有不同的反應與因應策略,左右孩子尋求社會支持的意向。能從壓力情境中去尋找光明的一面,就像一部汽車裡的動力系統,能夠驅使車子駛向目標。

生活在這個充滿不確定性與變化無常的世界,許多事情是我們無法控制的。當孩子遇到生活中的不如意,一般父母都很希望孩子有能力去因應這不如所願的情境。然而,比能力更早一步影響後果的,卻是孩子的信念、評價及解釋。在孩子對情境尚未有所舉動之前,孩子對事情的想法,往往決定了孩子的因應方式。幫助孩子對生活建立正向的態度,其重要性並不亞於能力的培養。只要孩子總是能夠看到事情光明的一面,對未來有美好的期待,即使生活中充滿了困難與挑戰,即使能力有限,孩子也不會輕言放棄尋求社會支持與設法化解生活的壓力。但令人遺憾的是,我們的社會中,憂鬱的孩子越來越多了。當絕望的感覺來襲,憂鬱往往導致自殺的想法與行為。身為父母,和孩子談樂觀是很重要的,不僅用樂觀來解釋世界,可以預防與治療孩子的憂鬱,用樂觀來期待世界,更是孩子身心健康的泉源。

樂觀的人有正向的期望

樂觀曾與不切實際連結在一起,而使人們對樂觀有負面的評價,並且認為人生應該正確地覺知現實才是上策。樂觀也曾意味正向的幻想,而這種幻想是除了焦慮或憂鬱的人之外,健康的人都會有的傾向。樂觀還曾被視為一種隨著認知能力發展的特質,是使人們預期未來時,用來對抗恐懼的一種心理機制。從這些觀點而言,每個人基本上都有樂觀的天性;然而,當心理學家好奇為什麼人們有不同的樂觀程度時,有許多心理學家把樂觀當作一種個別差異。

有些人樂觀,有些人悲觀。樂觀的人期望未來有美好的經驗,而悲觀的人則對未來經驗存有不好的期望。以正向期望的概念來定義樂觀的心理學家認為,樂觀或悲觀是一種人格特質,對人們的生活會產生很大的衝擊。由於人們的行為舉止深深受到人們的信念所影響,因此,行為的動機就變得很重要了。根據動機的理論,行為的信念會受到價值與期望的影響。通常,人們會為了達成自己認為有價值的目標,或者為了避免發生不樂見的結果,而去調整自己的行為;同時,人們還會對於目標是否可達成,或不樂見的結果是否可避免,而產生一種自信或懷疑的感覺,這種感覺就是對結果的期望。如果人們的期望是屬於嚴重地懷疑自己可以達成目標,那麼人們在尚未行動之前或開始追求目標之際,懷疑的期望就會使人們減少努力。相對的,如果人們對結果的期望是正向的、有足夠自信的,那麼正向期望就是行為的動力來源,往往會促使人們持續最大努力,甚至克服困難與障礙,來達成最終的目標。

樂觀代表人們有正向的期望,而期望可以連結到行為與感覺的創造。這種動力的模式,稱為行為的自我調節模式。行為的自我調節模式假設一個人對結果的期望是決定行為的因素,期望可以決定人們的行為是要持續努力,或者是放棄努力。如果人們樂觀,對成功充滿信心,人們就會持續努力,即使遇到困難與阻礙,也會克服逆境以達成目標;當人們對成功感到嚴重懷疑時,人們往往不是降低目標的層次,就是放棄努力。因此,樂觀的人有正向的期望,正向的期望導致持續的努力,持續的努力可能造就目標的實現。根據這個邏輯,樂觀往往能夠導致正向的結果,悲觀則經常招致負向的結果。

為什麼要幫助孩子學習樂觀

過去有許多研究根據自我調節模式的理論,發現樂觀的人格是一種個人資源,能夠提升人們身心的健康,其最關鍵的因素在於樂觀和悲觀的人會有不同因應壓力的反應與策略。例如有一項研究顯示,樂觀的大學生在面臨壓力事件時,他們的認知與行為反應,會著重於直接改變壓力的來源或情境的要素,以降低或消除心理困擾,這是一種問題導向的因應策略。樂觀的大學生若覺得壓力情境是無法控制的話,他們也比較能夠接受現實。相反的,悲觀的大學生往往會以否認的反應來降低壓力,也會試圖讓自己遠離問題來逃避困擾。

樂觀往往能夠使孩子在壓力情境下,主動的蒐集資訊、處理問題,以及作出計畫,設法改變壓力的情境。如果孩子無法改變壓力情境,那麼樂觀也會使孩子調整情緒,從壓力情境中去尋找光明的一面,使用幽默感以及正向的重構,使自己接受現實。相對的,悲觀則會使孩子在壓力情境下去抑制處理問題的想法,導致精神不集中與放棄努力,最後只想逃避問題與困擾,而拒絕接受現實的情境。

樂觀與悲觀的差異,不僅會使孩子在壓力情境下有不同的反應與因應策略,而且也會左右孩子尋求社會支持的意向,進而影響到孩子的身心健康。例如,國內學者黃君瑜與許文耀曾經探討九二一地震災區高中生的心理症狀,研究結果發現,越樂觀的高中生越會採用主動的因應以及尋求社會支持,因此儘管經歷了地震災變,樂觀的高中生比較不會產生惡兆的預測、身心症候群、刻意逃避、功能不良等心理症狀。樂觀的孩子會有正向的期望,努力去因應壓力與尋求支持,而孩子的這些努力,就直接影響到身心的健康。主動因應與得到社會支持的孩子比較健康,以逃避的方式來因應壓力以及社會支持較少的孩子,則容易產生心理疾病。

樂觀和悲觀的人有不同的解釋型態

為什麼樂觀的人會有正向的期待呢?有些心理學家根據一個人解釋事情原因的慣用方式,來理解這個問題,並且提出,樂觀的人總認為生活問題是暫時的、特定的、外在的原因所造成;悲觀的人則認為生活問題是永久的、全面的、內在的因素所引起。以解釋型態的概念來定義樂觀的心理學家認為,人們解釋生活事件的慣用態度,可以激發一個人解決問題與克服逆境,也可以耗損一個人的動機、減少堅持的意志,以及產生憂鬱的症狀。這其中的關鍵則在於人們對事情發生的歸因,選擇了內在或外在、穩定或不穩定、全面或特定的不同解釋型態。

當壞事發生時,悲觀的解釋型態把不幸歸因於自己的特質所造成的(內在),也認為造成不幸的因素可能是永久存在的(穩定),並且會影響到各個生活領域(全面)。相對的,樂觀的解釋型態則把不幸事件歸因於情境所造成的(外在),也認為造成不幸的因素只是暫時出現而已(不穩定),並且只會影響到有限的生活領域(特定)。舉例來說,同學吵架後,悲觀的人會解釋為:「我一點也不可愛」;樂觀的人則會歸因於:「我們最近的課業壓力都很大」。而當好事發生時,樂觀與悲觀的解釋型態則會剛好相反。悲觀的解釋型態會把成功的因素與幸運看作一種暫時的感覺、對生活的影響是有限的、且是因為他人或環境所造成的。而樂觀的解釋型態則會把好事的根源歸因於內在的因素、具有持久的穩定性、以及將會使全面的生活領域受惠。

樂觀與悲觀的解釋型態將會導致人們對未來有不同的期望。樂觀的人認為不幸只是一時片面的,所以對未來的期望仍充滿信心,也會盡力去控制未來,因而往往可在逆境中成功地復原。然而,悲觀的人則把造成不幸的原因看成持久且會影響整體生活,所以對未來的期望是懷疑與感到無法控制,並在逆境下會覺得無助而容易受到傷害。根據這種邏輯,悲觀的人如果遭遇到負面的生活事件,他們不僅會預期問題將持續發生,亦會產生努力也沒有辦法改變情境的想法,而這種無助感會讓人們身心容易受到傷害,也可能發展成嚴重的憂鬱症。

為什麼會有悲觀的孩子

人類基本上都具有求生存與發展的意志,許多人生活在失業、貧窮、生病的困境中,卻仍然能夠保持樂觀。由此可見,悲觀並不是因為現實生活條件所形成。那麼,為什麼會有悲觀的孩子呢?塞利格曼等心理學家認為,孩子產生悲觀的來源有四個,第一個來源是基因的遺傳;第二個來源是父母的悲觀在無形中影響到孩子;第三個來源則是父母、老師或教練的不當批評,使孩子產生了不良的自我慨念;而第四個悲觀來源則是失敗與無助的經驗,包含了孩子的生活沒有戰勝挑戰的征服經驗,或者孩子生活中總是不斷地遭遇挫折,而產生了無助的感覺。

孩子是樂觀或悲觀,父母親扮演了很重要的角色,因為孩子會從父母的言行中,學到父母的解釋型態。如果父母對於生活事件都以悲觀的解釋型態來歸因的話,可能會逐漸灌輸給孩子悲觀的想法;或者當孩子對不幸的事情剛好作出內在、穩定與影響全面的歸因時,如果父母再給予增強,同意孩子的解釋型態,也會使孩子變得更悲觀。

很多時候成人們會不經意地造成孩子的悲觀,尤其是在孩子失敗的時候,父母或老師給孩子的批評,對孩子會有十分深遠的影響。有一項研究觀察小學三年級的課堂情形發現,當女孩成績不好的時候,老師會批評這孩子沒有能力;然而,當男孩子成績不好時,老師會批評這孩子不用功或不專心。老師對男孩與女孩有不同的批評方式,使得女孩對於自己的失敗,內化成悲觀的解釋型態。將失敗歸因於沒有能力的批評是一種內在、穩定、影響全面的歸因,對孩子的傷害很大,會造成孩子的無助與不想嘗試的消極;但批評孩子不用功或不專心則比較無害,因為這種原因是暫時、可改變的因素,孩子會理解到只要他用功或專心一點,成績就會進步。

此外,遭遇許多不幸的生活事件或壓力,也會使孩子變得比較悲觀。在1970年代,塞利格曼博士的心理實驗發現許多被關在籠子裡的狗長期受到電擊後,會消極地坐在通電的地板上不動,再也不會逃避電撃,因而提出「習得無助感」理論,用來解釋人類面對許多無法控制的事件時,試都不試就放棄的行為。長期暴露於無法控制的逆境中往往會導致孩子產生消極的想法與憂鬱的症狀;許多生活在貧窮、暴力與衝突的家庭、父母有心理疾病,或者重複嘗到失敗經驗的孩子,都比一般孩子更有可能發展出悲觀的解釋型態。

青少年
親子
瀏覽相關課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