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的使命」—如何和孩子談責任(下)
曾文志
博士/諮商心理師
2020/02/04
34
父母不控制工作分配權,並且願意和孩子進行責任與權利的協商,不僅是尊重孩子的意見與感覺,同時也是在發展孩子作判斷與決定的能力,更是培養孩子責任感的一種基本原則。

建構孩子的責任感

和孩子談責任並不是告訴孩子應該怎麼做,或者應該做什麼事,而是提供規則、事件及身份的連結訊息,讓孩子體認責任對社會與人們的影響,並從中學習作判斷與作決定,證明自己的行為舉止出自適當的理由與承擔行為舉止的後果。建構孩子的責任感,也許是給孩子一種約束行為的壓力,但隨著孩子漸漸成長與擁有越來越多的力量,更多的責任感可以幫助孩子更加認真地去思考行動與後果,而使孩子作出良好的判斷與決定。

一、充分提供孩子規則、事件及身份的資訊

有效的紀律是使用公平與尊重的規則,來約束孩子的行為;要求服從與懲罰過錯,反而是控制孩子行為效果最不好的方式。因此,建構孩子的責任感,最重要的不是讓孩子去承擔很多任務,也不是在孩子犯錯後給予教訓,而是要教導孩子充分認識家庭、學校與社會上的許多規則,以及這些規則所適用的事件與身份。父母應該告訴孩子在扮演一個角色或具有某種身份或特質時,要隨時察覺自己的身份和哪些規則與事件具有高度的連結關係,根據這些訊息,孩子必須學習判斷與決定要依據哪些規則來反應或處理事件,履行本分、義務、期待或職責。例如孩子在學校扮演學生的角色時,必須要對學校與老師的規則有充分的瞭解,才能在上課與學習的時候反應出適當的行為舉止。

父母應該要讓孩子體認到責任對社會與人們的影響。有些孩子面對責任時,會試圖忽略或打破規則、事件與身份的連結關係,當作逃避責任的藉口。舉例來說,孩子會宣稱「處理這件事情的規則不清不楚」、「這件事情是一個意外,我根本無能為力」、或者「我感冒了,無法達成既有的規定」,這些現象可能是真的,也可能只是孩子逃避責任的藉口。有些時候,父母會心疼孩子承受責任的壓力,而被孩子的藉口所矇蔽;有些時候,父母會無法忍受孩子沒有達成任務還找來一堆藉口,而氣憤得想處罰孩子。然而,負責的父母應該是要幫助孩子收集相關規則、事件與身份的資訊,幫助孩子建構這三個要素的連結關係,這樣才能釐清責任的程度,並且讓孩子了解到,逃避責任將對自我評價、公眾聲望,以及所得到的社會結果有所衝擊。因為社會將會根據既定的規則、事件與身份的連結關係,來評判人們的行為舉止,並給予評價、聲望與賞罰的結果。讓孩子體認這種責任的機制,才能透過孩子的自我系統來建構責任感。

二、和孩子討論行為背後的動機或理由

建構孩子的責任感,其目的在於讓孩子能夠判斷與決定自己的言行舉止出自適當的理由。因此,父母應該要和孩子討論其行為背後的動機或理由,檢討這些動機與理由是否適當,才能幫助孩子培養責任感。孩子的行為都是有其型態、目的及社會意義,想要瞭解孩子的行為,更需要去了解孩子的自我概念、覺知及需要。舉例來說,孩子基於身為男生的理由而不肯作家事,這個舉動可能只是孩子整個行為型態的一部分,父母應該檢討的不在於孩子某個行為的對錯,而在於行為的理由是否適當,以及孩子整體行為型態在社會中的正當性。有些孩子受到環境或父母期待的影響,而形成一種男主外、女主內的自我概念,這時候改變對孩子的不當期望與孩子不當的自我概念,比處罰不肯作家事的孩子更為重要。

父母應該藉由和孩子討論其行為背後的動機或理由,鼓勵孩子發展社會興趣。具有社會興趣的孩子,往往能夠與人合作、尊重別人的權利,並且擁有自我價值與歸屬感。父母可以告訴孩子,行為的理由是否適當,除了考慮自己的利益之外,還需要顧及道德與他人的利益。舉例來說,父母叫喚孩子用餐時,孩子總是充耳不聞,如果孩子的理由是因為父母一向能夠忍受多叫幾次,此時,一方面父母應該檢討對孩子的尊重是否被孩子覺知與詮釋為一種沒有效能的表現,一方面則應該檢討父母和孩子之間是否建立平等的尊重。和孩子進行溝通,以瞭解孩子行為的型態、目的與社會意義,以及檢討孩子的自我概念、覺知與需要,父母往往可以發現,家庭關係和親子互動的品質,對孩子的行為會有重要而深遠的影響。

三、和孩子探討努力的過程與行動的後果

當孩子失敗的時候,父母必須和孩子探討努力的過程,來培養孩子的責任感。如果孩子的失敗是因為無法控制的因素,例如孩子能力不足或標準太高,那麼父母就不應該過於苛求孩子;然而,有時候孩子成績退步、打掃不乾淨的時候,父母應該和孩子溝通與檢討孩子是否缺乏努力。能力不足和努力不夠這兩種不同的失敗原因,會讓孩子得到不同的後果。能力不足往往會引起他人的同情,因此可以免於受到責罰;努力不夠通常會令他人生氣,也會帶來懲罰。

父母可以告訴孩子,什麼行動必然造成什麼後果,以及什麼後果是無可挽回,藉此鼓勵孩子凡事要律己嚴格與增加努力。當孩子犯錯或逃避責任的時候,父母可以適度地讓孩子體認到邏輯的自然後果(logical consequences)。應用邏輯的自然後果來培養孩子的責任感,表面上看來似乎對孩子殘忍,然而,事實上,適度地讓孩子體認到邏輯的自然後果,是提供孩子選擇的權利,表示一種相互的尊重。舉例來說,當孩子不整理自己的房間時,如果父母因此而代勞幫孩子整理房間,那麼孩子可能永遠都不知道不整理自己的房間會有什麼後果。如果孩子知道上學忘記帶學用品時,父母不會代勞,且必然造成學習的不便以及會受到老師的處罰時,孩子就比較容易發展出個人的責任感,而不會忘記帶學用品上學。

四、和孩子進行責任的協商

年齡較小的孩子往往無法分辨什麼工作是屬於自己的,什麼工作是屬於別人的。雖然孩子可能要在8歲以後才會漸漸瞭解到自己的工作和別人的工作的分別,然而父母可以及早告訴孩子工作分配與問題歸屬的原則,並且藉由和孩子協商工作分配,來建構孩子的責任感。父母可以告訴孩子,自己造成的問題與照顧好自己的生活,都是屬於自己的工作。有時候孩子因為年齡太小或能力不夠,而需要別人的協助,但父母應該避免利用親子之間力量的不平衡來控制工作分配權,凡事替孩子作選擇與決定,而不和孩子進行責任與權利的協商。許多父母會宣稱這麼做是為了孩子好,但實際上卻是在剝奪孩子的權利。父母應該盡量鼓勵孩子自己解決自己造成的問題與工作,明確地告訴孩子,當你能夠展現照顧好自己的能力,甚至有能力協助他人時,你就可能得到更多自治權與承擔責任的機會。父母不控制工作分配權,並且願意和孩子進行責任與權利的協商,不僅是尊重孩子的意見與感覺,同時也是在發展孩子作判斷與決定的能力,更是培養孩子責任感的一種基本原則。

英雄是盡最大努力去完成使命的人

責任對於個人的意義在於使個人照顧好自己的事情;對於社會而言,責任更是創造社會福利的根源。2005年初,受虐兒童邱小妹妹成為醫院人球的事件震驚了整個台灣社會,同時也凸顯出「責任」的問題,包括父母的失責、醫生的失責,以及行政人員的失責,共同造成了這個永遠也無法挽回的悲劇。從這個事件中我們深切地體認到,教導孩子成為一個有責任的人是多麼的重要。一個權力與能力越大的人,應該伴隨著更高的責任。因此,隨著孩子成長與越來越有能力,父母更應該時時提醒孩子,凡事一定要認真思考行動與後果,再作決定。歷史的經驗告訴我們,英雄並不是最有能力的人,也不是得到最高成就的人,而是盡最大努力去完成使命的人。我們也應該告訴孩子,每個盡最大努力、認真思考行動的後果、作最好判斷與決定的孩子,都是我們心目中的英雄。

參考資料

Bowes, J. M., Flanagan, C., & Taylor, A. J. (2001). Adolescents’ ideas about individual and social responsibility in relation to children’s household work: Some international comparisons.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Behavioral Development, 25(1), 60-68.

Cheal, D. J. (2003). Children’s home responsibilities: Factors predicting children’s household work. Social Behavior and Personality, 31(8), 789-794.

Dinkmeyer, D., & McKay, G. D. (1996). Raising a responsible child. New York, NY: Fireside.

Miller, J. G., Bersoff, D. M., & Harwood, R. L. (1990). Perceptions of social responsibilities in India and in the United States: Moral imperatives or personal decisions? Journal of Personality and Social Psychology, 58(1). 33-47.

Schlenker, B. R., Britt, T. W., Pennington, J, Murphy, R., & Doherty, K. (1994). The triangle model of responsibility. Psychological Review, 101(4), 632-652.

Sedikides, C., Herbst, K. C., Hardin, D. P., & Dardis, G. J. (2002). Accountability as a deterrent to self-enhancement: The search for mechanisms. Journal of Personality and Social Psychology, 83(3), 592-605.

Such, E., & Walker, R. (2004). Being responsible and responsible beings: Children’s understanding of responsibility. Children and Society Volume, 18, 231-242.

Tetlock, P. E., & Boettger, R. (1989). Accountability: A social magnifier of the dilution effect. Journal of Personality and Social Psychology, 57(3), 388-398.

Warton, P. M., & Goodnow, J. J. (1991). The nature of responsibility: Children’s understanding of “your job”. Child Development, 62, 156-165.

Weiner, B. (1993). On sin versus sickness: A theory of perceived responsibility and social motivation. American Psychologist, 48(9), 957-965.

 

青少年
親子
瀏覽相關課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