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不是你的錯!」-如何與孩子談離婚 (上)
曾文志
博士/諮商心理師
2020/01/30
47
也許你無法控制離婚的發生,卻可以掌握傳達給孩子的訊息,真誠地和孩子談離婚,將可以幫助孩子,創造一個成功適應的人生經驗

根據內政部統計,近三年來,臺灣地區每年都有超過50,000對的夫妻離婚,並且逐年攀升。至今,平均每天有160對以上的夫妻登記離婚;在每37個婚姻中,會有一對夫妻走上離婚之途。調查研究顯示,離婚夫妻中,有75%以上的離婚夫妻,婚齡未滿15年。隨著離婚率的攀升,有越來越多的孩子在成長的過程,經歷父母離婚的事件。

 

事實上,父母離婚對孩子發展產生何種負面的效應,至今仍是眾說紛紜;然而,離婚對孩子所帶來的改變與壓力,卻是無庸置疑的。父母應該瞭解,當決定結束一段婚姻時,孩子對離婚可能會有哪些想法與感覺,以及該如何適當地對孩子說出離婚的訊息,方能幫助孩子得到良好且正向的適應。

 

一、有關離婚的迷思

近年來,相關研究漸漸發現,父母的婚姻狀態對孩子發展的影響往往是間接的;學者們也趨向認為,與其將離婚家庭視為非典型或病理的問題來探討,不如以多元化的觀點,設法幫助許多離婚家庭的孩子得到正向地適應。從許多當代研究所歸納的論點,我們可以藉此破解一般人對離婚的迷思。

 

離婚並非單一事件,而是一系列的轉變以及家庭的重組,這些轉變與重組的範圍從情緒、人際到經濟層面都有可能發生,並將使孩子的生活、學習及發展的背景產生變化。因此,離婚伴隨著改變,的確引發適應的危機,但離婚卻不盡然對所有孩子有害,而應是孩子們在適應歷程中,危險因子和保護因子之互動結果而定。儘管研究顯示,離婚家庭的孩子的行為與情緒問題的發生率,的確高於父母維持婚姻的孩子,但究其原因卻不在於婚姻結構本身,真正影響兒童適應不良的因素往往是伴隨離婚前後的負面後果,例如:家庭衝突、家庭重組、經濟負擔沉重、父母苦惱、失去支持、親子關係變質等,以及因個體的差異,不同孩子也會產生不同的適應結果。根據一篇探討父母分居與離婚對幼兒影響的研究發現,將母親的教育程度、收入、種族、養育方式等變因控制在相同的條件下,結果顯示,父母分開與父母沒有分開的孩子們,在認知、社會能力、行為問題等表現上,並沒有顯著的差異。

 

對孩子的發展而言,沒有離婚比離婚好,其實是一種迷思。研究發現,選擇結束高衝突的婚姻,也許是孩子壓力的解脫,這種孩子比起長期處於非離婚但高衝突狀態家庭的孩子,反而會有更幸福的發展。不過相反的,許多低衝突的婚姻一旦結束,有些措手不及的孩子往往因為社會適應與情緒調適困難,使得人際關係變差、缺乏社會性支持,以及親子關係低落。

 

父母離婚的孩子,有些可以得到良好的適應與發展,有些則將經歷適應不良的困難,這已經是許多研究共通的結論。如果將離婚家庭的孩子歸類為一個群組,非離婚家庭的孩子歸類為另一個群組,比較這兩個群組的孩子在學業成就、行為舉止、心理適應、自我概念、以及社會能力的表現,雖然是達到統計上的顯著差異,但其效應值卻是微小的。許多父母離婚的孩子並沒有出現行為問題、憂鬱、學業成績低落、以及人際關係失能;擁有較少危險因子與較多保護因子的孩子,還是可以得到較好的適應與發展。如果父母想要避免離婚造成孩子的壓力,正確的做法不是逃避和孩子談離婚的話題;孩子需要支持與保證,父母應該協助孩子面對離婚所產生的轉變與重組,並且培養適應與復原的能力。從臨床的報告去了解,有些子女在父母離婚很久之後,即使到了青少年或成人階段,仍然為失落與痛苦的記憶所困。離婚對孩子的影響,可以持續相當長久,甚至終身與跨世代。也因此,探討如何和孩子談離婚是十分重要的,父母離婚的孩子必然要學習適應,但我們都希望這個深遠的影響是健康正向的。

 

二、了解孩子對離婚的反應

孩子對父母離婚的反應可說是相當多樣的,許多孩子立即顯示出行為分裂與情緒動亂,例如生氣、憤怒、怨恨、焦慮、憂鬱,甚至感到罪惡,隨後孩子還會為了失去父母其中一方而感到悲傷難過,憂心親子關係的改變而變得迷惘,或表現出不肯服從的反應,甚至攻擊父母與抗拒家庭的重組。根據孩子的因應能力、氣質及年齡的差異,有些孩子在父母離婚而導致發展遲緩或退化,有些孩子在父母離婚初期似乎顯得能夠適應,卻在後來的發展階段(特別是青少年時期)才發生延遲的負面效應,有些孩子則在父母離婚之後展現良好的復原力。

 

適應能力較差的孩子,往往缺乏足夠的處理技巧去面對父母婚姻問題所產生的壓力,包括父母衝突、缺乏監督照顧、經濟來源變少、生活步調混亂,以及教養型態的改變。性情好、有幽默感,以及具有智慧、獨立、內控、自尊等人格特質的孩子,往往能夠得到正向的回饋與支持,並且能夠將有用的資源發揮最大的利用價值,幫助自己發展良好的處理技巧,來因應與面對許多壓力。反之,難以相處、無法因應壓力的孩子,不僅對自身發展產生影響,亦可能更加惡化父母的婚姻問題。

 

不同年齡與發展階段的孩子對父母離婚也有不同的反應。需要照顧、規律與一致性的嬰兒,對父母離婚導致無預期的安排、轉變、與分離非常敏感。他們感到苦惱的訊號包括不安、哭鬧,以及飲食睡覺的習慣改變,也可能顯示出退縮與依賴的行為。

 

對於學齡前的幼兒來說,認知與社會能力的不成熟使幼兒無法理解離婚的意義,但卻能明確地知道生活的改變,因而會感到擔心焦慮,害怕被父母遺棄,並且認為父母一方的離開是因為自己做錯事所導致,往往傾向責備自己。這些孩子在壓力下可能會持續的擔心與父母分離,在行為上可能會退化到幼稚時期的表現,例如吸吮手指或尿床等,變得過度的依賴。

 

至於學齡兒童的世界已經擴展到學校與朋友,雖然能夠知道離婚意指父母不再相愛與一起生活,但卻尚未能夠實際地評斷離婚的因果關係,他們會害怕自己跟同儕不一樣,可能會試著隱藏自己的感覺,也可能認為父母離婚是對孩子的處罰,在喜歡幻想的特質下,他們常常盡力希望父母破鏡重圓。這個階段的孩子正在發展同理心,能夠微妙地感受到父母心靈的創傷,會有責備自己加重父母痛苦的罪惡感,因此在情感上特別容易受傷,也會對互信忠誠感到疑惑與衝突,懷疑父母不再愛他們。在離婚的壓力下,學齡兒童可能感到寂寞、憂鬱與憤怒,人際關係可能感到困難,學習也可能產生障礙,也有可能出現頭痛、肚子痛的生理症狀。

 

青少年時期的孩子漸漸從事沒有父母參與的活動,雖然對父母離婚感到震驚、憤怒與悲傷,然而,他們比較能夠正確地理解離婚的責任,解決互信忠誠的衝突。不過,這個階段的孩子傾向把事情用「非對即錯」的二分化模式來解讀,可能偏激地將離婚責任歸屬於父母其中一方,儘管希望父母快樂,卻更難接受父母的再婚。這個階段的孩子已經能夠處理許多改變,也能夠自己尋求外在支持系統的協助,但父母離婚也可能迫使他們提早長大、更快獨立。許多青少年在父母離婚之後就不再從事家庭活動,而去建構家庭以外的團體關係,因此更容易受到外在環境的影響,使得逃學、翹家、犯法,以及涉入毒品菸酒等偏差行為的危機升高。

 

綜合來說,有些父母離婚的孩子會責備自己、有錯誤的概念,以及不正確的歸因,研究顯示這些孩子在適應上會顯得更加困難(Kurdek & Berg, 1983, 1987)。和孩子談離婚議題,父母應該先瞭解孩子對離婚的想法與感覺,並對孩子適應不良的種種訊息提高警覺。

 

親子
童年影響
青少年
家庭與婚姻
瀏覽相關課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