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的動力系統」—如何和孩子談樂觀(下)
曾文志
博士/諮商心理師
2020/02/04
33
一個有自信心、積極想法、以及正向感覺的孩子,才能凡事往好處想。樂觀就像一部汽車裡的動力系統,能夠驅使車子駛向目標。

了解孩子的認知發展

根據憂鬱的絕望理論,持悲觀解釋型態的人在不幸事件發生後不僅會有穩定與影響全面的歸因,還會預期負面的後果與責怪自己不好的特質,進而產生無助的感覺,認為他們對改變情境無能為力,並且預期問題會隨著時間持續下去。而這些負面的期望是造成悲傷、缺乏活力、冷淡、失眠、自發反應停滯、精神無法集中、心理性肌肉運動受到阻滯、負向思維,以及自殺相法產生的近側原因,也很容易發展憂鬱症狀。不過對孩子來說持悲觀解釋型態的孩子發展成憂鬱症狀,還與孩子的年齡及認知發展息息相關

無憂無慮的孩子從什麼時候開始學會煩惱?根據心理學的研究,孩子的超我與自我感覺充分發展之後才有可能發展憂鬱的症狀。因此,年紀較小的孩子對於壓力事件的反應,可能會有短暫的憂鬱經驗,但往往會隨著事件的結束而消失。未滿10歲的孩子,出現憂鬱的症狀是非常罕見的。14歲以下的孩子,也只有79%會經歷片斷的憂鬱。一般而言升上國中以後或當孩子的認知發展進入了形式運思期,可運用抽象基模與規則來思考後,如果持有悲觀的解釋型態與負向的期望,就比較容易發展成憂鬱症狀。父母想要瞭解自己的孩子會不會從悲觀發展成憂鬱症,則應該特別留意孩子的自我概念因果思考以及對未來的想法

年紀較小的孩子對自己的概念,通常只是一些外表的特徵(例如:胖瘦高矮)和可觀察的行為(例如:我會彈鋼琴);而青少年孩子的自我概念則會包含人格特質(例如:多愁善感)與社會參照資訊(例如:我比別人慷慨)。根據研究顯示,年紀越小的孩子對自己的能力與行為會有比較高、比較正向的評價,也認為能力是可以鍛鍊的;但年紀越大的孩子,對自己的能力和行為評價則比較低、比較負面,且也更有可能相信能力是穩定不變的。這可能是因為年紀較小的孩子失敗的時候,可以歸因於他們年紀小,尚未學習到;然而,年紀較大的孩子失敗的時候,卻容易歸因於他們沒有能力。隨著孩子年齡增長,孩子越來越容易以人格特質來形成對自我的印象,如果孩子傾向內在與個人的歸因,也將會影響到孩子的樂觀。

孩子開始會思考與解釋事情為什麼發生,可能要成長到8歲以後。年紀較小的孩子對原因的解釋感到困難他們會比較關心解答與未來期望甚至可能將結果當作原因把一個人摔倒解釋為因為他摔斷了腿。不過,孩子會隨著年齡的增長,了解到事情的原因該如何解釋,一旦孩子能夠去思考事情為什麼會發生,孩子的解釋型態就很重要了。有一項研究發現,小學生關心他們失敗的原因,並且用穩定與影響全面的因素來解釋失敗,比較容易產生絕望與無助的感覺;相對的,小學生如果比較關心如何解決面臨的挑戰,就比較會表現出持續的努力。

進入了青少年階段的孩子對未來的想法會越來越複雜,更能夠思考到長期的目標與未來的多種可能,不過,也更有可能將負面事件對未來的影響災難化。例如,孩子可能因為某一次數學的成績不好,就全盤否定了未來成為一個科學家的希望。起初只是一個悲觀的解釋型態,但卻導致了孩子的絕望。對未來絕望的孩子,很容易發展憂鬱症。父母應該要去了解孩子的認知發展,包括孩子的自我概念、因果思考、以及對未來的想法,才能幫助孩子學習樂觀與避免憂鬱症。

幫助孩子用樂觀建立希望

希望的內涵包括了對目標的期望、覺知的控制、自尊心、正向情緒、因應、以及預期的成就。父母和孩子談樂觀的目的,除了避免憂鬱症之外,還可幫助孩子建立希望,讓孩子有追求目標與控制未來的信心,對自己的表現和感覺都很滿意,並且具有處理壓力與完成任務的效能。儘管有些孩子天生就有解決問題與處理挑戰的能力,有些孩子卻得努力去克服困難。無論如何,在孩子的成長過程中,父母可以教導孩子樂觀的認知技能,讓孩子得到許多體驗成功的機會,使孩子擁有樂觀的信念,才能幫助他們建立成功的希望。

一、讓孩子了解想法加感覺等於行動的道理

樂觀是一個比較抽象的概念,年紀較小的孩子可能不容易理解樂觀。父母可以告訴孩子,樂觀和悲觀的人有什麼不同的想法,形成不同的感覺,導致不同的行動,藉此讓孩子瞭解樂觀的意義與重要性。例如面臨考試時,如果你是一個樂觀的孩子,你的想法就會是:「這個考試很難,但是我知道過去當我盡力去做,通常都能做得不錯」。接下來你就會感覺到:「有點緊張,但是還好」。然後,你的行動就會受到想法與感覺的影響,一直盡力而為,因此也增加成功的機會。相反的,如果你是一個悲觀的孩子,考試時,你的想法會是:「考試總是很難,我一定會考得很糟」。有了這種想法,你就會感覺到:「沒有人幫得了我,我很緊張,好想躲起來」。因為這樣的想法與感覺,你的行動就會受到影響,能逃避就逃避,也使成功的機會大大地降低。父母可以設計很多情境,分別列出樂觀與悲觀的想法與感覺,讓孩子根據情境、想法與感覺,練習說出樂觀和悲觀會有什麼不同的行動,漸漸從這些練習中了解到「想法+感覺=行動」這個公式的道理。

二、教導孩子捕捉與評鑑自己的想法和感覺

人們的想法與感覺是無形的,但是卻可以捕捉得到。父母可以利用完成句子的方式,教導孩子捕捉腦海裡的念頭與心裡的感覺。例如,「同學取笑我的時候,我心裡想……,所以我的感覺是……」、「我請我的好朋友來我家玩,可是他拒絕了,我心裡想……,所以我的感覺是……」、「我跟弟弟吵架,媽媽只處罰我,我心裡想……,所以我的感覺是……」。當孩子學會捕捉自己的想法,並把自己的想法連結到感覺之後,父母可以進一步教導孩子去評鑑自己的解釋型態,其判斷的標準有三個,包括孩子把失敗與挫折歸因於個人因素還是情境的因素?問題將持續發生還是短暫出現而已?對生活的影響是普遍的還是特殊的?例如,「我長得很可笑,我覺得很悲哀」、「我是一個不受歡迎的人,我感到很沮喪」、「媽媽比較喜歡弟弟,不喜歡我,我很難過」,這些都是悲觀的想法與負面的情緒,通常悲觀的孩子會有無助與絕望的感覺,這也是評鑑孩子悲觀的依據。

三、和孩子一起做歸因練習

如果孩子有悲觀的解釋型態以及呈現無助與絕望的感覺父母應該設法改變孩子的解釋型態和孩子一起做歸因練習,來矯正悲觀的想法。矯正孩子悲觀的想法並不是教導孩子推諉,把失敗和個人責任劃清界線,而是要讓孩子瞭解到每一個問題都是很多因素所導致的,所以看待問題要根據情境、背景與來龍去脈。此外,矯正孩子悲觀的想法也不是教導孩子自欺欺人,如果孩子明明被朋友拒絕,父母卻要孩子認為自己好極了,只會讓孩子感到更空虛。改變孩子悲觀的解釋型態需要父母告訴孩子,每一個想法都要收集很多證據來考驗自己的想法是否有效。例如,孩子認為:「我是一個不受歡迎的人」,父母可以鼓勵孩子回想以前跟朋友相處時,是否曾經有過愉快的時光,如果孩子回想起來,那麼這個證據就足以反駁「我是一個不受歡迎的人」的想法。接下來,父母可以幫助孩子從挫折的情境中,提出外在、短暫、特殊的因素,或者做出「也許」的假設,例如,「我的朋友這個週末已經有了計畫與約會,所以無法答應我的邀請,也許下個週末,他會願意來我家玩」,用這個樂觀的歸因來取代「我是一個不受歡迎的人」。

四、讓孩子練習幫自己加油

當面臨挑戰的時候如果我們對自己說:「我一定要堅持我一定能做到」,我們就不會輕言放棄。父母可以教導孩子面臨挑戰時,學習跟自己說話,第一步就是幫自己加油,然後重複地、不斷地對自己說「我可以做得到」,並朝最好的結果去想,要有不成功便成仁的決心,就算遇到困難與失敗,也要告訴自己,「這只是一時片面的,我需要更多的努力」,並且說服自己去相信,只要再試一次就一定會成功。另外,父母亦可利用親子共讀、分享的方式,讓孩子從毅力故事中(例如《美德書》中的「小蒸汽火車頭」的故事),體驗樂觀、學習如何替自己加油。

、多給孩子環境的控制權與征服的機會

悲觀的孩子會產生無助與絕望的感覺,有時是因為孩子沒有控制權與征服挑戰的經驗無助與絕望的感覺一旦成形往後孩子就算面對有能力解決的問題孩子也會試都不試就放棄了因此父母一定要記得不要幫孩子解決問題,不要苛求孩子達到完美,也不要毫無根據的就輕易讚美孩子好棒。讓孩子受到挫折、嘗過失敗、自尊心受損,但仍擁有環境的控制權是很重要的。這並不意味著父母要放任孩子自己去摸索,不幫孩子得到成就與提高自尊。只是許多父母太急於讓孩子得到成就或心疼孩子失敗、自尊心受挫,會不自覺的插手幫孩子解決問題,例如,幫孩子把作業做好、把實驗完成、把積木堆出完美的模型等,以為孩子如果得到高成績或好結果,自尊心就會提高。事實上,父母老是插手讓孩子沒有控制權,等於是讓孩子失去體驗征服與鍛鍊的機會。給孩子體驗征服的機會,儘管孩子可能要先經歷多次的失敗,但一旦孩子能夠成功,孩子卻可以贏得無價的自信心。因此,對於依賴父母的孩子,父母要告訴他:「你必須自己想辦法解決問題。」不要因為捨不得讓孩子自尊心受挫,怕孩子被老師處罰,而剝奪了孩子征服的機會與成功的希望。征服可以讓孩子產生自信心,有自信心的孩子才不會悲觀。

創傷過後,需用樂觀來建立希望

200412月的南亞的大海嘯帶給全世界人類很大的衝擊,讓我們深深體認到很多事情是無法控制的。災難與創傷過後,人們最需要用樂觀來建立希望。和孩子談樂觀,並不是告訴孩子凡事往好處想就可以了。在基礎上,父母要給孩子征服的機會,培養孩子的自信心;在每件事情的歸因上,父母還要教導孩子樂觀的解釋型態,讓孩子保有積極的想法與正向的感覺。一個有自信心、積極想法、以及正向感覺的孩子,才能凡事往好處想。樂觀就像一部汽車裡的動力系統,能夠驅使車子駛向目標。雖然,樂觀不是汽車的方向盤,無法決定孩子未來發展的正確方向。然而,一部失去動力系統的汽車卻永遠也到達不了目的地;一個失去樂觀的孩子,也將失去追求目標的力量。因此,在孩子上路之前,先檢查孩子的動力系統,給孩子加加油吧。

參考資料

Abramson, L. Y., Metalsky, G. I., & Alloy, L. B. (1989). Hopelessness depression: A theory-based subtype of depression. Psychological Review, 96, 358-372.

Bemporad, J. R. (1994). Dynamic and interpersonal theories of depression. In W. M. Reynolds & H. F. Johnson (Eds.), Handbook of depression in children and adolescents (pp. 81-95). New York: Plenum Press.

Buchanan, G. M., & Seligman, M. E. P. (1995). Explanatory style. Hillsdale, NJ: Erlbaum.

Carver, C. S., & Scheier, M. F. (1998). On the self-regulation of behavior. New York: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Carver, C. S., & Scheier, M. F. (2001). Optimism, pessimism, and self-regulation. In E. C. Chang (Ed.), Optimism and pessimism: Implications for theory, research, and practice (pp. 31-51). Washington, DC: American Psychological Association.

Dweck, C. S., & Leggett, E. L. (1988). A social-cognitive approach to motivation and personality. Psychological Review, 95, 256-273.

Dweck, C. S., Davidson, W., Nelson, S., & Enna, B. (1978). Sex differences in learned helplessness: II. The contingencies of evaluative feedback in the classroom, and III. An experimental analysis. Developmental Psychology, 14, 268-276.

Garrison, C. Z., Schluchter, M. D., Schoenbach, V. J., & Kaplan, B. K. (1989). Epidemiology of depressive symptoms in young adolescents. Journal of the American Academy of Child and Adolescent Psychiatry, 28, 343-351.

Gillham, J. E., Shatté, A. J., Reivich, K. J., & Seligman, M. E. (2001). Optimism, pessimism, and explanatory style. In E. C. Chang (Ed.), Optimism and pessimism: Implications for theory, research, and practice (pp. 53-75). Washington, DC: American Psychological Association.

Langer, E. J., & Park, K. (1990). Incompetence: A conceptual reconsideration. In R. J. Sternberg & J. Kolligian (Eds.), Competence considered (pp. 149-166). New Haven, CT: Yale University Press.

Nolen-Hoeksema, S., Girgus, J. S., & Seligman, M. E. P. (1992). Predictors and consequences of childhood depressive symptoms: A five-year longitudinal study. Journal of Abnormal Psychology, 101, 405-422.

Perterson, C. (2000). The future of optimism. American Psychologist, 55(1), 44-55.

Pintrich, P. R., & Blumenfeld, P. C. (1985). The role of causal attributions in the prediction of depression. In G. M. Buchana & M. E. P. Seligman (Eds.), Explanatory style (pp. 71-98). Hillsdale, NJ: Erlbaum.

Ruble, D. N., Boggiano, A. K., Feldman, N. S., & Loebl, J. H. (1980). Developmental analysis of the role of social comparison in self-evaluation. Developmental Psychology, 16, 105-115.

Rutter, M. (1986). The developmental psychopathology of depression. In M. Rutter, C. E. Izard, & P. B. Read (Eds.), Depression in young people: Developmental and clinical perspective (pp. 3-30). New York: Guilford Press.

Scheier, M. F., & Carver, C. S. (1987). Dispositional optimism and physical well-being: The influence of generalized outcome expectancies on health. Journal of Personality, 55(2), 169-210.

Scheier, M. F., & Carver, C. S. (1992). Effects of optimism on psychological and physical well-being: Theoretical overview and empirical update. Cognitive Therapy and Research, 16, 201-228.

Scheier, M. F., Carver, C. S., & Bridges, M. W. (2001). Optimism, pessimism, and psychological well-being. In E. C. Chang (Ed.), Optimism and pessimism: Implications for theory, research, and practice (pp. 189-216). Washington, DC: American Psychological Association.

Scheier, M. F., Weintraub, J. K., & Carver, C. S. (1986). Coping with stress: Divergent strategies of optimists and pessimists. Journal of Personality and Social Psychology, 51, 1257-1264.

Seligman, M. E. P. (1975). Helplessness: On depression, development, and death. San Francisco: W. H. Freeman & Co.

Seligman, M. E. P., Reivich, K. J., Jaycox, L. H., & Gillham, J. (1995). The optimistic child. New York: Houghton-Mifflin.

黃君瑜,許文耀(民92):九二一地震災區學生的因應型態、樂觀與心理症狀的關係--一年後的追蹤研究。教育與心理研究。26期,頁331-353

親子
青少年
瀏覽相關課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