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的使命」—如何和孩子談責任(上)
曾文志
博士/諮商心理師
2020/02/04
74
建構孩子的責任感,也許是給孩子一種約束行為的壓力,但隨著漸漸成長與擁有越來越多的力量,更多的責任感可以幫助他更加認真地去思考行動與後果,而作出良好的判斷與決定。

責任可分成個人責任與社會責任兩種。個人責任,是指憑藉自己的資源並小心照顧好自己的事情;社會責任,則是指關心他人的福利、協助需要仰賴你的人。當討論到有關兒童與家庭問題時,責任是一個複雜且重要的概念,更是一個關鍵的公共議題。許多父母無法分辨孩子經常忘東忘西的糊塗行為,究竟是屬於未成熟的孩子氣,抑或是一種沒有責任的問題,以致於今日有許多父母會抱怨,如果孩子的頭不是附著在他身上,他可能連自己的頭都會弄丟。而另一方面,我們的社會也會指責有些父母生下孩子卻沒有盡到責任,製造了許多兒童與青少年問題、家庭問題,以及社會問題。然而,幫助孩子完成作業的父母,或者當孩子一不聽話就體罰孩子的父母,算不算是負責的父母呢?從這些問題就可了解,責任是一個難以拿捏且備受爭議的話題。

通常,成人們會用最簡單的方式,以「這個工作是屬於誰的」,來向孩子介紹責任的概念。然而,在父母單方面要求孩子必須完成屬於自己的工作之前,孩子是否能夠了解責任的意義、體認為什麼這個工作是屬於他的、願意承擔行為的後果,以及樂意幫助有需要的人,才是問題的主要關鍵。許多孩子能夠做完事情是因為外在的驅策;然而,只懂服從的孩子並無法了解責任的真諦,一旦外在的驅策力量消失了,許多孩子的自我系統卻發揮不了功用。從認知的層面來探討責任,讓孩子懂得對自己應該做的事情做出理由適當的判斷與決定,比要求孩子順從指示完成他的工作,顯然來得更為重要。

責任的機制與其對人們的影響

責任是一個社會運作必要的元件,用來使人們對自己的行為舉止負責。所謂負責,就是依據準則來表現,履行本分、義務、期待與職責,以及對人承擔後果。由於我們生活的社會已經建立許多行為舉止的規則(例如:法律、道德規範或風俗文化),可以用來評判人們的表現,以及用來分配獎賞與懲罰。一個有責任的人知道人們要去承擔受評判與被獎懲的後果,而會要求自己的想法與行為舉止必須有適當的理由,才能受到肯定。因此,有責任的人,他的行為舉止往往會受到適切規則的約束,而約束人們的行為舉止正是社會運作相當重要的一項機制。由此可見,責任是社會運作必要的元件,此元件能夠使人們為了能承擔起後果,而要求自己的所作所為出自適當的理由,這就是一種責任的機制。

透過責任的機制,孩子的思想、感覺與行動,往往會受到影響與衝擊。舉例來說,一般人可能會輕易地以不完整的證據來推斷結論,或者對自己的判斷與預測過於自信。然而,研究則指出,有責任表示人們有壓力要對自己的想法提出適當的理由,這將可以促使人們利用廣泛的資訊來做判斷與預測,以及以更複雜與多面向的方式來處理資訊。因此,有責任不僅可以減少不一定客觀的偏見,更可以使人們過於自信與獨斷的想法得到一種稀釋的效果。

有了責任的機制,人們在預期會被評鑑的心理因素下,往往著眼於自己的短處與弱點,因而制止自我增強的傾向,這意味著人們可能比較不會因為過度冒險而導致受傷、降低行動的靈敏,或做出沒有效能的行動計畫;也比較不會因為過於自負狂妄而引起社會圈內人士的不安、困擾與不悅。因此,建構責任感可被視為培養孩子一種終生的技能,可使孩子對自己的一言一行產生律己嚴格與認真努力的認知思考,進而使孩子的人生增加更多成功的可能。

構成責任的要素

對於孩子究竟有沒有責任感,許多父母會感到困惑。有些孩子總是無法完成父母交代的事情,還會找來一大堆的藉口,但在老師眼中,卻是個值得信賴與盡忠職守的好學生。有些孩子可以為朋友赴湯蹈火,且義不容辭,卻從不幫忙做一點家事,也不在意父母的懲戒。這些矛盾說明了負責的行為並不等同絕對的服從,負責牽涉到一種評價的計算。具體地來說,人們會根據一些訊息來作評價的計算,判斷可能要承擔的後果,以及決定自己該怎麼做。這些訊息包括規則、事件,以及身份象徵。這三個判斷的訊息也是構成責任的要素。

(一)規則

責任的第一個要素就是指導人們行為舉止的規則。例如法律、校規、道德習俗、公司規定、或者是群體的期待與規範等。行為舉止的規則有些是明示的訊息,有些則是暗示的訊息,但這些訊息都可提供適當的方式,指導人們朝向目標行動或表現。就其本身而論,規則提供人們在一個特定的情境下應該做什麼的準則,這些準則可用來引導人們的行為,也可以用來評鑑人們的行為。不管是對己的責任或對人的責任,都需要有規則可循。如果沒有規則可循,人們就無從判斷怎麼做才是適當的行為舉止。

(二)事件

責任的第二個要素則是與規則相關的事件或情況,涉及人們行動的單元與後果。舉例而言,作家事或寫作業,都可被視為一種事件。人們可以用已發生或將發生的事件,來判斷自己在這種情況下可能要承擔的後果,以及決定自己該怎麼做。如果沒有與規則相關的事件或情況發生,人們就不需要去行動與承擔事件的後果,也不會構成一種責任。

(三)身份

責任的第三個要素是有關事件與規則的身份象徵。身分象徵意指相關事件或規則所適用的角色或特質。例如,有些法律只適用於正常的成年人,而不適用於心智障礙、嚴重遲緩,或年幼的孩子;有些軍隊的規範只適用於軍官,不適用於士兵;有許多社會的義務與期待,排除了那些患有精神疾病的人,就像生病的小孩可以不用上學一樣。因此,規則本身會指定某些人被涵蓋在內,某些人則沒有涵蓋在內,使得責任只歸於與事件或規則相關的身份型態。一個人在某個事件下,如果不具有與規則有所連結的角色或特質,就無所謂的責任;任何規則與事件包含了所適用的身份,人們才可以藉此訊息來判斷與決定自己該怎麼做,才能構成一種責任。

綜合而論,責任的概念是由規則、事件及身份等三個要素所構成。缺少其中任何一項要素,都不能構成一種責任。舉例來說,身為父母(身份),則有義務根據一定的法律與社會規範(規則,如兒童及少年福利法),對待與教養孩子(事件),這就是一種責任的概念。假設父母交代孩子做一件事情,但這件事情沒有包含規則與身份的要素,對孩子來說,則不能夠稱為一種責任。史克林格等學者提出,規則、事件及身份這三個要素之間相互連結的關係,將會形成人們對責任的概念,稱為責任的三角模式。根據責任的三角模式,責任是固著於一種連結關係;一個責任的高低程度,往往取決於「規則與事件」、「規則與身份」,以及「身份與事件」這三個連結關係的強度。連結關係越強,責任越高;連結關係越弱,責任越低。

責任的作用

責任對孩子的發展有什麼作用呢?責任的作用就是提供規則、事件與身份等三個要素與連結關係,使孩子能夠根據這些可察覺到的訊息來做評價的計算,判斷承擔的後果,以及決定自己的想法與行為舉止。責任對孩子的自我評價、公眾聲望,以及所得到的社會結果(例如賞罰),都會有很大的影響。

就「規則―事件」的連結而言,如果這兩項要素的連結關係很強,表示人們可以察覺到,有一套清楚且定義明確的規則可被適用在某些相關的事件,例如課堂上的規則、過年的習俗,或行車的交通法規等。規則與事件的高度連結,可以使孩子對事情的目的和程序有清楚明確的理解,而不容易受到替代性的詮釋所影響,也不會和其他可能適用的規則發生衝突。孩子若有清楚的目的與程序,往往就會產生自信、增加努力,這就是責任的一種作用。相對的,如果一件事情的目標與程序曖昧不明,往往會讓孩子無所適從,不了解什麼規則可適用什麼事件,因而會增加孩子的不確定性與焦慮感,最後還可能產生情緒的困擾。

就「規則―身份」的連結而言,如果這兩項要素的連結關係很強,表示人們可以察覺到有一些規則可被適用在具有某種特質、角色或信仰的人,例如聖經與基督徒之間的連結。規則與身份的高度連結可以使孩子知道自己要做什麼。孩子若對扮演好自己角色的目的、方向和路徑有清楚明確的認識,往往就會有安全感,就好像一個虔誠的基督徒有教義可循一樣,知道自己應盡的義務就不會迷失了方向。

就「身份―事件」的連結而言,如果這兩項要素的連結關係很強,表示人們可以察覺到,屬於某一群組的成員顯然會跟某些事件有所關聯,例如家庭主婦和作家事、學生和上學、基督徒和上教堂之間的關聯。當事件的發生並非意外、孩子感覺到自己似乎能夠控制事件,或者孩子意圖引起一個特別的結果時,身份與事件往往會產生高度的聯結,這會使孩子增加自我效能與動機去投入這件事情。孩子若感覺到自己與事件有切身關聯,或者似乎可以控制事件時,孩子對任務的承諾與完成任務的決心就會增加。

總體來說,責任的作用在於裝載一些有關規則、事件與身份的訊息,並傳輸這些訊息給孩子,讓孩子根據這些訊息做評價的計算,以判斷承擔的後果,並決定行為的理由。如果這些訊息的連結關係都很強,目的、程序、方向與切身關聯都很清楚明確的話,孩子的心理上也容易有自信、安全感與決心。然而,如果這些訊息的連結關係都很弱,孩子就容易產生不確定性與焦慮感,也容易缺乏完成任務的信心與決心。

孩子對於責任的理解與發展

探討孩子對責任的想法,可以讓我們瞭解孩子是如何發展責任感。有一項研究探討8歲、11歲和14歲等三個年齡群組的孩子對於責任歸屬的問題有何不同的概念。研究結果發現,三個年齡層的孩子百分之百都同意整理自己的東西是屬於自己的工作,至於其他的家務事,例如洗碗、倒垃圾、打掃等,不同年齡、不同性別的孩子則有不同的想法。舉例來說,53%的8歲男孩認為整理他人的東西是自己的工作,是所有年齡與性別群組中比例最高的,但對14歲的女孩群組來說,卻沒有一個(0%)認為整理他人的東西是自己的工作。孩子可能在8歲左右才會開始發展責任的概念,漸漸要去瞭解到什麼是別人的工作,什麼是自己的工作。一般而言,在作家事方面,女孩的經驗會比男孩多,對於工作分配與責任歸屬的概念可能會發展得比男孩快。不僅如此,孩子的性別角色和孩子對責任的概念也具有相關。研究發現,男孩對於父母要求去做的家庭任務比較負責,但女孩卻只對母親的角色工作比較負責。由此可見,親子互動的品質,包含父母對男孩和女孩的不同期待,往往會影響到孩子對責任的概念。

大多數8歲以上的孩子都已經能夠理解到,每個人應該為自己造成的行為與結果負責,對於這種直接造成的責任,研究發現,8、11、14歲等年齡層的孩子都有七成以上會瞭解到自己要去承擔自己造成的工作。其次,八成以上的孩子認為自己日常的工作應該要自我管理,不需要別人的提醒。對於這種自制的想法,年齡越大的孩子會認為,要求自己記得做好自己的工作是應該的。幾乎所有的孩子都認為,如果父母要他去做類似洗車這種工作時,要求工作報酬是很公平的。如果是整理床鋪的工作的話,年齡越小的孩子越可能要求工作報酬,而年齡越大的孩子越會認為要求工作報酬是不公平的。不同年齡孩子對洗車與整理床鋪各有不同的想法,主要在於車子不是屬於孩子的,所以孩子認為幫忙洗車而要求報酬是合理的,但對於整理床鋪的工作,年齡較小的孩子會認為這是個困難的工作,而優先用工作的大小或難易程度來當作要求工作報酬的理由,但年齡較大的孩子則會意識到自己睡的床要自己整理的道理,而不會要求工作報酬。

當別人同意幫忙工作時,只有少數的孩子能理解到縱使別人同意去做一個通常屬於你的工作,這個責任仍舊是屬於你的。對於這種責任的連續性,研究發現,許多孩子顧忌外在的監督者,也許會去查核屬於自己但交給別人去做的工作是否完成。然而,如果因為這個工作失敗,而使得自己受到責罰或惹上麻煩,八成的孩子(包含8、11、14歲)認為這是不公平的,六成以上的孩子認為別人既然答應去做,就不應該違反承諾。有些孩子會基於信任與尊重別人的理由就放手不管,也不認為別人做不好時,自己還應該承擔受責罰的責任。孩子會隨著年齡與經驗的增長,而發展責任的概念。然而,即使是14歲的孩子,也只有少數能夠從承擔直接造成的責任,進展到承擔間接造成的責任,也就是體認到屬於自己但交給別人去做的工作如果沒有做好,自己仍應該承擔後果與責任。

一般孩子日常並非過著無責任之憂的生活,不過孩子認為承擔責任也不盡然是一種負面的經驗。一項研究深入訪談一群9~10歲的孩子,結果發現這個年齡的孩子知道責任不只是承擔任務,還包括抉擇、自治與成長的概念。從孩子的觀點來看,親子之間的責任不是一種單向的關係,而是相對的需要,孩子會因應他人的期待與感覺,滿足他人的需要與快樂。此外,孩子經常以「誠實」和「公平」,作為探討負責所參考的核心價值。當孩子冒險或犯錯時,孩子認為坦白地承擔與接受責罰就是一種負責任的表現,負責任意味著誠實、不說謊,以及公平、不推諉地承擔後果。這項研究顯示了9歲以上的孩子對責任的概念已經具有了道德判斷的能力。

人們行為表現的方式有很多種,大多數的孩子也知道,做事負責與承擔責任,是通往權力與自治的途徑。研究發現,9~10歲的孩子已能夠瞭解到他們的做事方式,將會影響到未來做其他事情的機會。如果孩子做事負責,將可為自己開創更多承擔責任的機會。孩子可藉由成熟與值得信賴的行為表現,與父母進行責任的協商,重新界定親子角色的界線,使自己得到更多的自治權,例如可以玩遊戲、單獨外出、自己做決定,或者看電視不受父母的限制等。因此,在孩子成長的過程中,責任的協商,往往是親子之間結束緊張關係與縮短代溝的關鍵因素。

親子
青少年
瀏覽相關課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