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最難熬的逆境,更該是自我疼惜的時刻
吳學治
諮商心理師
2020/02/17
199
同理心,讓你我無怨悔的給予身旁的朋友好意,讓你我心甘情願的善待路邊的流浪者。但是,為什麼在我們自身處在低潮時,卻捨不得對自己伸出援手,好好疼惜自己呢?「自我疼惜」並非自己可憐自己、悲憤自己,而是同理自己、接納自己,更重要的是「善待自己」。

多年前我遇到一位中年婦女,她的先生在二十年前的車禍中去世,從那時起,她一肩扛下養育當時分別十歲、七歲與不到一歲的三個女兒的責任。若我是當時的她,我想我會先崩潰一陣子後,才能提起精神面對未來。然而,這位婦女當時的表現反倒異常冷靜。從醫院到賓儀館,從丈夫往生到告別式結束,她一滴眼淚都不曾掉。我猜她是想保留掉淚的力氣,來處理先生過世後的日常吧!


        二十年後,這位婦女前來尋求協助。問起她對催眠的期待,她表示希望回憶起告別式當天的種種場景與過程。她說:「在這二十年裡,我竟然想不起告別式當天所有發生的過程與經過。這幾年來我一直很納悶,也覺得這是個困擾我情緒的源頭。直到小孩大了,有時間整理自己,到現在才想處理這一段失憶。我希望透過催眠,來喚醒告別式當天的記憶。」


聽完這番話,我對於多年來,她如何獨力撫養三個孩子的好奇,其實遠大於她前來尋求告別式當日經過的動機。她告訴我,在最難熬的前十年,她在郊區買了間小套房,每逢週末,把孩子安頓妥善後,她會獨自前往小套房飲酒,潰堤的眼淚是她唯一的下酒菜。週日中午過後,她就整理好房間與心情,回到原來的家,繼續身為一個單親母親的日常。就這樣,靠自己熬過了最痛苦的十年。


或許有人會認為,她這樣做是逃避壓力,藉酒消愁。我卻覺得,她的作為正是「自我疼惜」的一種表現。先好好的將自己安頓好,再設法渡過情緒這一關;先好好的讓自己不倒,再以相對穩定的情緒來照顧小孩。確實,這幾年她的孩子不只獨立,更在工作與學業上都有不錯的表現。在最難熬的日子,她也每週都會找時間,帶女兒們上高級餐廳用餐。她始終覺得「花錢是賺錢的目的」。在生活無虞的前提下,越是困難的日子,越要對自己與家人好一點。


透過催眠,她終於成功看到先生告別式當天的經過。清晨天還未亮,在打理好三個女兒後,她開著一部紅色轎車前往賓儀館。在接近過年的寒冬裡,大女兒抓著她的衣角,二女兒牽著她的左手,右手抱著的,則是剛滿月不久的么女。就這樣,一家四人走進了丈夫的告別會場……。


告別式當天回憶的細節,或許並不重要。重要的是,她能在盡了養育責任後,回過頭探究自己內在深層的失落,並試圖透過催眠與心理會談,重新關照自己,這才是我認為更重要的事。「同理心」,時常被我們用在對別人的理解與慈悲上,在充分理解他人的立場後,我們學會接納、慈愛對方。但是,我們曾經對自己不順遂的遭遇,給予同理嗎?


同理心,讓你我無怨悔的給予身旁的朋友好意,讓你我心甘情願的善待路邊的流浪者。但是,為什麼在我們自身處在低潮時,卻捨不得對自己伸出援手,好好疼惜自己呢?「自我疼惜」並非自己可憐自己、悲憤自己,而是同理自己、接納自己,更重要的是「善待自己」。


        有些時刻,我們感到站在生命的高峰,萬人擁戴、左右逢源、好不快意。某些時刻,卻落到生命的低潮,進退不得、捉襟見肘。當失意轉作打結的關節,令人痛苦萬分時,「自我疼惜」更該閃亮登場。失意的時刻,請對自己加倍的好。


        親愛的朋友們,在生命最難熬的時候,就該是自我疼惜的時刻了。從今天起,讓我們學習對自己好一點。這並非自私,而是自我同理後的自我珍惜。當身旁的人無法憐惜我們,甚至對我們百般苛責之際,該是自我疼惜登場的時刻了。

「本案例以作者真實個案為基礎,但在背景資料和細節上做了改編,以保護個案隱私。 如果讀者發現案例與個人經驗有很大的相似性,其實是因為人類問題的產生和解藥都十分類似所致。」

家庭與婚姻
哀傷與失落
瀏覽相關課程